除了我没人骑得住   都市激情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除了我没人骑得住

  我来跟大家分享一下阿正以及老婆大人的事情好了,另外会分享一点点我跟
老婆大人讨论关於婚前派对的事情。

  老婆大人跟阿正,从很久以前我对她们俩就是採全信任制,我想大家也都知
道,这两只作为最亲近我而且我最疼的人,也知道我的喜好,所以他们偶尔也会
故意做些事满足我在你们眼里变态倾向的NTR欲望,我想他们大概也希望我因
此满足就不会想东想西之类的吧,哈。

  总之,他们俩瞎搞的事情,诸如:我睡到一半醒来,发现老婆大人正被人抽
插着,抑或是直接趴到我身上边被干边摇醒我也有电话打给在实验室的我,结果
是要我听他们%%声音等等。回到家发现老婆大人躺在床上满口洨或者小穴正流
着精的场面也见过数回,总之他们两很有初桃,很会搞些有的没有的,多半是从
迷片来的点子吧。而另一方面,通常都是小A提醒我也要比照办理,好满足阿正
同样变态的性癖好,但我对凌辱人妻兴趣不大,所以也只是偶尔配合而已。

  其中阿正跟老婆大人瞎玩得事情,有两个是我比较印象深刻的。

  第一件是,我以前分享过老婆大人陪阿正回家,那次是老婆大人第一次去过
夜,还算客气的只是诱惑了阿正的爸爸跟弟弟,而第二次之后几次,她变得很受
阿正家人欢迎(废话),陪阿正回家也不在需要冠冕堂皇的藉口,通常就是说南
下回家,因为我要待在台北,所以就跟阿正一起下来等等。虽然阿正的妈妈是有
过私下关心我,问我跟老婆大人感情是否OK,在我笃定地要她放心,说我知道
老婆大人在那边过夜之后,她也就没多问什么了。

  第二次之后的拜访,老婆大人都睡弟弟房间,而弟弟则跟阿正一起睡,这样
的安排让弟弟的床上都留有老婆大人余香,加上阿正透露老婆大人喜欢裸睡后,
对弟弟的刺激更是巨大,而弟弟也半夜摸回房间亲眼证实了这件事。

  「你不怕弟弟半夜来夜袭你吗?」这是我对老婆大人作客还裸睡不锁门的提
问。

  「老公,你不会跟一个高中生吃醋计较吧?」这是老婆大人的回应。

  有一次,正弟突敲房门,说学校有报告临时要讨论,需要用自己的电脑为由
要进房间,老婆大人急忙套了件T- shirt就让他进房(没错,她没穿小裤
裤,因为她想说反正盖着被子。)正弟进房就装模作样地用起电脑,不过还真的
跟同学打通SK在聊学校的东西,而老婆大人则躺靠床头,拿了一本书在看,直
到有点尿意,才请正弟帮忙丢她的居家裤给她穿,然后挺着葡萄乾与骆驼蹄去上
厕所。回房间后还到正弟旁去关切他的讨论进度,顺便出了点排版的主意,而正
弟根本无心听这些建议,满脑子肯定是想着老婆大人此刻诱人的模样。

  阿正怕孤男寡女在房间容易出事,所以也到房间查看几次,表面上是念着弟
弟打扰客人睡觉,用意当然是告诉老婆大人:Iamwatchingyou

  后来弟弟离开房间时,注意到地上那件居家裤与小可爱,不发一语就关门离
开了。

  「ㄟ老公,如果你被一个小毛头高中生戴绿帽,你会怎么样?」老婆大人故
意刺激我「……就算你是被国小生处理了,我都不觉得意外」我也不知道我在回
答三小。

  阿正与老婆大人,一次趁着家人们外出,就在房间打炮,结果中途家人回家,
那次真的很惊险,差点被抓奸在床,那次两人都被我臭念了一顿。

          ——————————————

  另一件事是小A曾经很在意,而且为此跟阿正大吵过一架的事,那就是阿正
有一些朋友,以为老婆大人才是阿正的女朋友,而不是小A。这群算是比较少逗
阵的朋友,我也不认识,一次他们找阿正出游三天两夜,阿正请示我后就带老婆
大人去,由於是跟阿正一起去,又不是我认识的朋友,所以老婆大人格外的风骚,
深得大家的喜爱,几次他们都特别叮咛阿正要带「女友」一起参加。而应邀的两
人,老婆大人把大家当陌生人在对待(就是放得很开的意思)而阿正又不总是能
管住老婆大人,所以常让阿正的那些朋友楷到老婆大人的油。

  楷久了多少都会想更进一步,加上老婆大人也给人:有机可趁而且很大方 
的感觉,所以大夥就常常弄阿正,亏东亏西的,而老婆大人有时也会顺应着大家
的玩笑,说自己的男人很没用,或者XX哥好猛哦酒量很好这种话,特别是当大
家都有点酒意时,老婆大人刻意装可爱常常说的:好猛,好棒棒这种话,听在男
生耳里真的很有感觉。

  要在男友面前正大光明楷别人女友的油,出来玩过的都马知道非国王游戏莫
属,而老婆大人也是这种游戏的老鸟,该给沙必斯的时候也没在必俗的,只是毕
竟大家是朋友,所以还是没玩太过火,不过被抱在腿上坐也被轮过几人,至於偷
揉偷顶摸臀这些,大家就各凭本事了。

  说老婆大人是这种游戏的佼佼者,再被抱在腿上时,她懂得用八字萌坐在人
裤裆上,或是公主抱侧身给抱,自己也用一手环抱对方腰际,时不时上前拿酒后
在坐回对方身上,来来去去的刺激对方的该部,就算坐着也要时不时地扭动一下
屁股假装在桥坐姿,有点勳了也有过揽住对方脖子假装休息这样,抑或是在对方
耳边气声说话等等……这些也都是她跟我出去时做过的,玩最大的一次则是跟女
郎团出去,这我后面会补充。总之朋友们也都知道我有骚妻,清纯的女友大人早
不复在。

  这两件事情我最印象深刻的。

    ——————————————————————————-

  延续刚刚说与女郎团出去,女狼团有相约出游过夜的那种出团,你们知道的
如垦丁行,当然也有其他次,这种到外县市过夜的基本上都是猎艳为主,成员们
不管有无男友,都会跟别人说自己单身,就连老婆大人也是。

  讲都不用讲,这种的绿是连阿正都觉得不太能接受的,所以其他人的男友基
本都不知情,只有我很异类,基本上只要老婆大人不被上,不跟人独处,这种出
团就让它当作是夜店模式持续个一两天这样。

  除了垦丁行,另外还有两次,依次是花莲一次是台中,台中那次主要就是一
群年轻漂亮的女人们到台中夜店去体验中部夜生活而已,没什么新意,花莲那次
我就觉得比较特别,因为那次,大家还找了男伴,这些男伴,都是KK曾经的乘


  这些乘客,上过K号公车,当然会觉得公车的姊妹们也会是公车,所以一开
始大家当作小时候联谊抽钥使,抽到老婆大人的人简直煞红其他人的双眼。就这
样男女伴配对当三天两夜的暂时情侣。

  第一天大家还不熟都很客气,但第二天开始就比较有模有样了,搂腰牵手都
比较自然了。

  (当然还是不可能两人一间房间睡啦,这样说不出事谁信,连我都会半夜打
视讯电话查勤好几次了。。。)

  第二天晚上就有玩国王游戏,而且尺度很大,脱到剩下内衣裤的那种,后来
老婆大人的男伴也一度趁乱吻她,她也家教很好的跟对方喇了一下,对方还牵她
的手到帐棚上,她只好「勉为其难」的安抚一下小老弟,直到对方提议去厕所,
她才停止,最后大家怕再下去会失控,就把男士们赶回去了。(这里的小插曲是
男士们还邀约KK过去房间,企图想要来个1V4,但KK毕竟已经跟男友复合
了,不能在跟之前那样玩所以就拒绝了。)

  之后那个男伴跟老婆大人交换电话后,有追过她一阵子,但很可惜的是,即
使老婆大人真的是单身,她也不是同时期唯一在追她的,被老婆大人的桃花眼与
卧蝉combo到神魂颠倒的人多的是,也难怪命相学说有桃花眼的女性娶不得,
因为会引来太多苍蝇。自从大三老婆大人被我开发到跟异性互动变大方,以及她
开始会主动挑逗异性后,追求她的人就不乏,多半知道她有男友就会识相走开,
但总是会有些北烂像学长还想要弄,弄得绅士的还可以偶尔当当工具人然后被老
婆大人奖励沙必斯,冲过头的就谢谢再联络。(绝大部分被老婆大人拒绝过的人,
都蛮甘愿退居工具人或者朋友身分的,因为跟老婆大人相处,是真的蛮多甜头的,
身材好穿着又大方敢露,性格又很小恶魔懂得男性喜好,俏皮装可爱耍萌都成了
被动技,言语也不吝啬地称讚这些朋友们,用的词也都是最引人遐想的那些好猛
好大这种黄色言语。

  约老婆大人出门,然后晚上回家后去逛老婆大人脸书,挑几张来尻,我相信
这是很多人的既定套路。

  这些人还蛮甘愿拿号码牌当候补的,但老实说,他们就算候补到了,可能也
没那度量接受她的行为,吃醋大概就吃到死了吧,所以我才说老婆大人大概除了
我没人骑得住吧

  以上都是老婆大人孕前事蹟,也跟你们分享了女郎团出团的尺度。

  改天再接续来分享我跟老婆大人讨论的婚前派对的事情好了,毕竟也还没有
定案,加上我有点累了,今天就先到这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