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淫浪中度过的两个月   都市激情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在淫浪中度过的两个月
  门口的两个迎宾小姐也是也是一流的身材长相,不过她们两个身上穿着小小的红色肚兜,下面穿着与其说是丁字裤,不如说是一小块三角红布挡住了前面,两根红绳系在了裆上,从后面看是什么都没有。

  我刚进入,她们两个先是微笑然后转过身来,向我翘起屁股,她们两个的屁股也不错又白又大又圆,然后保持这种姿势把我夹在她们中间,我不解。唐丽嫣对我说,你摸一下她们的屁股,我立刻分别摸了她们两个屁股,她们两个就退回到两边继续微笑的站着。

  不一会又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和刚才一样她们还是转身弯腰撅起屁股,不过这个男人可没有轻轻的抚摸而是在她们两个的屁股上狠狠地掐了一下,然后又狠扇了她们的屁股两下,屁股上留下了红色的手印,我看到她们的眉头紧皱,脸色痛苦,但是她们一起身立刻恢复了之前的微笑表情,向男人鞠躬问好。男人进去了更衣室,一会又来了另一个年轻的男人看样子应该是一个富二代穿着时尚,和刚才的过程一样,小姐还是一样微笑问好弯腰撅臀,两个大屁股把他夹在中间,他却是半蹲双手合成了一个千年杀的手势,对着她们的屁眼玩了好几次的千年杀,我看到她们的屁眼已经红了,接着各种男人到来都在进门前要虐待一下她们的屁股,主要的都是掐、扇、打、扣捅屁眼。没有男人会去抚摸她,反正进来的男人在之后都进了一个房间,之后都会全身赤裸的让一个或者两个裸女搀扶出来进了大厅,躺在按摩椅上,等一会就有一个裸体美女来到他身边,为他提供性服务。

  我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看着这些光滑年轻的女性裸体,在这些或粗犷或臃肿或健壮的男性身体或上或下的扭动,婉转。唐丽嫣从另一间屋子里出来了,她穿着衣服,但是依然显露出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有几个男人看向了她,她快步离开我紧随其后。到了电梯里她松了一口气,对我说刚才那些都是顶级的VIP至尊客人,他们的身份十分神秘只有林天一知道,平时四层的小姐和客人都是坐专门的电梯上下根本不会让外人看到。我问道那些小姐都是我们俱乐部的人,她摇摇头说:只有门口两个迎宾小姐是俱乐部的受虐女,其他的小姐都是别的地方找来的高价小姐,你不要小看这些小姐她们都是大学本科或者是研究生毕业比你我的学位高很多,而且都是有让人羡慕的正当职业,不是白领精英,就是教师职员。总之都是良家妇女,我问她那怎么会在这里做这种事,她苦笑了一下说:你知道花漾青春吗?那是这里最有名最贵的夜总会,他的老板叫南风真名是什么没人知道,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他都能为你找到,而且他训练小姐的手段不亚于林天一调教女奴,经过他训练的女人就已经超过很多夜店的头牌了,他和林天一是朋友而且他只比林天一大几岁,所以林天一要招待什么尊贵客人,都不会用自己俱乐部的女奴,直接从他的夜总会调来一些小姐就可以了。他们两个时间长了就成了利益共同体。而在夜总会里的女人都是有的被迫有的被诱骗。还有的缺钱的或者急需大量金钱的,他都可以给予帮助但是条件是听他的话,什么时候需要你,你就得来当小姐,所以那里的女人都是良家妇女,在校学生。最厉害的时候有一句话,只要地位权势够在花漾年华,你可以操遍L省,K省的美女。连当地市长还在上高中的女儿也在里面卖淫,当地根本不敢管因为去那里的都是超过市长一级的,那些警察局里的女警几乎大部分都在里面卖过,这样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上面大力清查,才略有收敛。

  我听完后几乎无法相信,我小心地问道:那门口的两个迎宾小姐是怎么回事。你说那两个啊,唐丽嫣回道。她们是没有通过训练的女奴,只有屁股耐打抗操,奶子和屄根本不行玩不了虐阴和虐乳,所以接待不了客人,不过在这里当迎宾小姐也可以,收入不高,但是也只有屁股被虐,每个进来的客人都得玩她们的屁股一下,这样才表示自己可以放纵一下,她们的屁股相当于进入按钮。

  我问她们的工资是多少,唐丽嫣说:一个月3万,有时候客人多的时候一个月5万。我笑着说:这也很多啊。唐丽嫣瞪了我一下说:在一些小城市这就是高收入,可是你想想在这些一线城市又能算什么,而且还得给家里寄一些,还有自己。也就是能够生活了,她们之前的那些迎宾小姐都是干了几年就被老板包养了,或者回家嫁人,现在不像之前那些有钱有权的人,不在这里找二奶了。那些富二代也都是和你玩玩,小费给得也少了。她们两个干了两年,几乎每天屁股都是肿的伤痕累累,不能坐、不能躺,睡觉只能趴着。

  我听完想到很多,在那些有钱有权的人面前自尊根本算不上什么,只是他们玩乐的工具罢了。到了下面电梯到了地下车库,我和唐丽嫣上了车,这辆车是林天一给她的,我不懂车但应该是好车,她开车和我回了小区里,回到201,进了屋子里她打开空调,然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屋子,我也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面,打开电脑再熟悉俱乐部的客户和工作人员的资料。之后她叫我到炮房,我看到她全裸着只披了一件浴巾,她脱下浴巾全裸的向我走了过来,我看着她的样子真的十分诱惑。她对我说:脱衣服,我要训练你的性能力。我十分扭捏的说道:不是不用陪人上床吗?她十分温柔的说:放心不是和男人搞基,是你以后得训练那些女奴免不了肏屄打炮,鸡巴不练好了怎么操服这些骚货浪婊,而且来玩的可不是只有男人,有一些富婆千金也来这里和这些女奴搞蕾丝玩SM,你要是能搭上一个富婆以后可就轻松多了。我十分生气的说:我可不是鸭子。她嗤笑的说:俱乐部里没有鸭子,平时要是那些女客人想被操,还得要那些比较帅气的像男孩子的女人戴上假鸡巴操,你看到那里面比较中性的女奴和那些剪着短发的女孩都是固定充当鸭子的,不过有时候一些比较变态的男客人也要她们打扮成男孩,再肏她们的屁眼。不管如何先提升一下你的性能力。

  说完就帮我脱了衣服拉着我上了大床,她靠在抱枕上,叉开大腿又撅起阴部让我给她口交,我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双手托着她的屁股,把嘴贴在她的屄上,她的屄很小巧玲珑,上面的阴毛不多不少,修剪的很有致。我闻了一下味道还很小,有一些骚味。我张开嘴伸出舌头对她又吸又舔,她坐了下来,一边教我如何舔屄,一边拉起我的手,放到她的大奶子上,教我如何掐摸奶子,先托住下面,再揉捏然后再揪住奶头,我很快就累了,就下来休息可是她却还要继续,我不厌其烦的说:我累了不想练了,她很是不开心的说:你还是抓紧时间练习吧,这周末林天一要见你,看看你的训练怎么样了,如果你不练好,不只是你得罪他要被整,我也得跟着受罪。今天我没和人操逼,屄里的味道不大,你还能受得了,可是我要是跟人操了屄,屄里的淫水混合着男人的精液味道很难闻。你可别后悔,而且林天一他的那些私人女奴的屄就是他的厕所,不只是射精还会撒尿,有可能塞一些别的东西进去,你到了那里可是要舔她们的屄,你要有准备。

  我听完恶心的一阵反胃,但是事到如今没办法只能先这样下去,以后再想办法离开,我上了床接着给她舔,有了配合进行的很快,夜里她高潮了两次,算是成功了。第二天早上,她穿好衣服要走对我说,在家里等我回来,今天练习一下舔被肏过得屄,然后就离开了。我想到了晚上要干什么,我出去吃了早饭,又转了一天就回来了。

  她晚上到了家,刚刚脱下衣服,我看到她的裤裆已经湿透了,就知道她被干的不轻,不知怎么了我竟然有些心疼她,难道是假扮夫妻的缘故,还是她是我的第一个女人。她进了浴室,洗了很久才包裹着浴巾出来了。她让我先脱衣服等一下,她擦干净身体就到了床上给我口交不一会我的鸡巴就硬挺了。她让我操她把精液射进去,然后再给她舔屄,她说要让我舔她被肏过的屄但必须是我自己操的,屄里是自己的精液,我对她有了点好感,我上了床这次我在是上面操,她在下面挨操,她擅长女上位,但是今天却是男上女下。我没多长时间就射了,她让我给她舔屄接着我就开始舔了起来,真的是又咸又涩,她的淫水混合着我的精液,舔到一半她挺起下身,屄门大开,她潮吹了。她的淫水像泉水一样涌出浇了我一脸,她开心的舔着我脸上黏糊糊的淫水,对我说你可以了,虽然我的高潮可以自己控制但是你也舔到顶点了。现在咱们再肏一次吧。我刚想站起来把鸡巴送到她嘴边,她对我说:不要让我给你吸,我的口交可以快速让男人勃起,但是其他女人可没有我这么好的口交技术,而且那些富婆不会给你口交。你要学会让自己快速勃起。我听完搂着她和她舌吻一只手抓着她的奶子,另一只手摸着她的屁股,我感到下身又硬了起来,就搂着她开始了第二次,这样以后几天我又在她身上玩了其他花样,包括到了21层、22层。

  然后我就开始正式工作了,先是带着俱乐部里的女奴轮流到22层让我调教,她们这些女奴不是每天全都在俱乐部里等候客人,而是每个人一周轮流来两次,因为她们接一次活之后,得休息养伤,等几天才能再来,客人来这里玩的时候都是之前预约好的。所以每天俱乐部里一般只有5、6个女奴,最多也只有8个。因为这样我也就是用了两周才全部见过了她们,不得不说林天一再选女人的方面眼光独到,这36个女人各具特色,无论是身材样貌还是气质谈吐都不输娱乐圈的一线女星花旦。我并没有操她们,只是挑了几个爆了她们的菊花,和唐丽嫣这样的女人做过之后,操别的女人就没意思了。

  后来我终于见到了林天一,自从上次分开后一直是和他电话联系,不知道怎么开始工作,他给了我两张卡,一张是天星俱乐部的贵宾卡,另一张是他星宇俱乐部的工作卡,他的星宇俱乐部隐藏在天星俱乐部里面,我可以凭借这两张卡任意进入天星俱乐部享受这种高档服务,但是还是得在星宇中工作。我对外可以说是天星俱乐部电竞游戏的会员,我接过卡后,他就离开了对我说以后的事情问唐丽嫣。

  然后,我就正式的到了顶层的俱乐部里,里面还是和上次一样每个房间里上演不同的淫戏,在休息室的女人见到我都很紧张,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林天一每次进休息室都得玩一两个女人才行,接着我到了监控室看了看监控,客人最近来的不多,没有出现什么紧急事件,一切还好。我就这样在每天例行巡视中过了两周,然后回到小区。那些女奴倒是很主动的到21层、22层接受我的调教。有的还勾引我上床,我来者不拒,很快就睡完了这些女人。唐丽嫣倒是不定期回来,有时候很长时间见不到她,和她打炮的时候少了,就这样在那些女人的媚叫浪语里,我度过了两个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