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纵容   都市激情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爱的纵容



  妈妈是属兔的,属兔的女人才思敏捷心地善良,不爱热闹对于她爱的她会倾尽所有,爱的内敛而温柔,这也是当初和属狗的爸爸走在一起的原因,不只是生辰八字的匹配我想换做是每个男人都会接受像妈妈这样的女人吧。

  吃着碗里的玉米南瓜粥我望着那个每天都念念不忘的倩影我痴了,妈妈娇小的身子穿上我的兔子体恤简直和套上风衣差不多。

  当然您没听错,我刚才说妈妈穿着我的体恤上居然有个兔子,而且还是胸前正中间镶嵌着一只可爱的粉兔子,嘴里还叼着半根萝卜,痴痴傻傻呆萌无比怎么看怎么像我妈。

  当初我是拒绝的,但是我能抵抗的了一个黑长直的弱女子眼泪汪汪梨花带雨的的请求么?何况这还是我亲妈,这下也好办,忽略开始几天同学老师新奇的目光和伙计的调侃,路人的表情就不足为虑了。

  您是属兔就给您儿子衣服上也带只兔子,按您的意思这是我们母子心连心爱的象征。爱?倒是母爱可也没见您和我心连心。

  特别是眼前这两条纤细白嫩的美腿不时晃来晃去,我吃饭都吃不下去,“小宇不想吃吗?”“是不是妈妈做的味道淡了”说完还尝了尝我碗中的粥。

  小梳子似得长睫毛弯弯卷卷,狭长的美眸一眯妈妈表情顿了顿粲然一笑道“儿子还是怪妈妈?”“宝贝儿子你就尝尝嘛”

  好好好,我吃还不行嘛,明知道妈妈说的是衣服的事可我还是忍不住想:尝尝?要是妈妈您要是能心甘情愿的,让我尝尝您那娇艳欲滴的粉嘟嘟奶头,打死我都愿意啊。

  一直保持站起身弯腰的妈妈,歪着可爱的丸子头呆呆望着我无意识搅着汤勺的碗,在抬头顺着我的视线一看忍不住脸一红,慌忙匆匆跑回卧室,似乎想起什么一样还在门口踉跄了一下。

  “砰”“咣当”好像还有什么摔倒,之后便在无动静。

  刚才坐着的我从妈妈敞开的领口看进去,那白花花的一片差点没让我眼珠子瞪直喽,比那天更清晰的看清楚妈妈那两只白笋般的肉包包,可惜没能多看几眼。

  没能秀色可餐的我吃完饭也没多想就急急忙忙上课去了,才刚到门口就被伙计刘铭拦住,这家伙就是我从小学到现在的挚友也是经常拉我上网打游戏的货。

  “你大爷的最近咋了?是不是要割袍断义?嗯!”瞧着这货一脸龇牙咧嘴我就哭笑不得,只好赔礼道歉同时签订无数个不平等条约。“您说,那天放您鸽子没去打火线不是事出有因嘛”“好好好,我不解释您说,您说怎么赔礼道歉”

  好不容易把这家伙安稳住了老师也来了,听了半节课就见这家伙屁股就坐不住了开始给我递条,无奈接过纸条来一看差点没把我吓出声来。

  你看过你爸和你妈操逼没?光这一行字我都以为这家伙竟然知道这事?再看下去才虚惊一场。

  原来这家伙偷懒他爸他妈做爱,而且用她妈内裤套在头上自慰被他爸看见了,差点被人道毁灭了。

  看完纸条的我细细观察了一下周围,老师也没留意我们这儿,我才捂住嘴笑了半天,这货比我倒霉多了。他爸知道不说,还告给他妈结果从男子单打变成了男女双打,想想都可乐的不行。

  原以为下课也就没事了权当我俩的小秘密,谁知道放学后这混蛋拉住我不让走说是让我看个东西,一脸神神秘秘的家伙贼兮兮的等所有人离开教室以后打开他的手机。

  “嗯,啊,嗯嗯,小逼,小逼好爽,老公,用,用力,嗯啊啊啊”

  “嘶,来,啊,把逼自己扳开,嗯哦,嘶,扳大点,对,对翘起来,哦,啪啪啪,噗嗤,噗嗤,啪啪,啪”

  这是,这是,这不是铭子你,“嘘”这家伙看看周围做了个诡异贱贱的表情,“没错,我拍下来了,哼哼,高明吧”

  高明,何止高明,被你爸你妈知道这会还不得被活活打死啊。当我刚开始看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这身影有些相像,再仔细听声音这不就刘铭她妈妈小玉阿姨嘛,至于男人不就是他爸黄叔叔。

  从小我俩关系好不是没原因,我爸妈和他爸妈也是同学,而且我也经常去他家,对于叔叔阿姨特别熟。没料到居然有一天会见到这一幕,似乎太过那个了吧。

  也知道这家伙和我不见外,小玉阿姨的屁股和我妈妈一样白,只不过妈妈的小一些,至于其他地方。胸部妈妈是竹笋加蜜桃而小玉阿姨可是真正的大波,微微发粉的大腿和小腰和妈妈各有千秋吧,一张小脸同样如泣如诉让黄叔干的死去活来。

  估计这也是唯一的区别吧,微微掩饰了一下腿间的尴尬,我不由得好笑,妈妈是那种宁愿自己咬着牙也不愿叫出来的人,另一方面我觉得或许爸爸鸡巴不如黄叔叔长的原因。

  视频里黄叔叔的大鸡吧进进出出间恐怕有二十厘米多,亚洲人里算神器级别的了,若是操到妈妈那小小的逼口里,绝对能把妈妈操哭了也说不准。

  “我爸居然敢打我,那我就操他老婆”“还有我妈,居然也动了手,我还不信把这拿给她,她敢不听我的”咬牙切齿的刘铭狠狠的吐槽了两句,“我还不信了,我妈这个小娘皮,我操不到她,有的是办法,你说呢小宇?”

  我能说什么?他问我,我偷看过爸爸妈妈性交没,我默认的没反对也没点头,一直回到家我都魂不守舍。

  对于好朋友的行为我不能反对什么,我不是也一直有着这样的计划?自己一样在做的事有什么理由指责别人对错。

  回到家门口,正要开门一摸兜,得,铁定又是早上没带。没办法只好按门铃,半晌正等的我不耐烦的时候,防盗门终于吱呀呀裂开一道缝。

  “妈,妈你这是怎么了?”一个窜身进来的我还没脱鞋就看见眼眶红红的妈妈一瘸一拐的慢慢扶着墙,“妈,您说谁把您弄成这样的,哪个丧心病狂的混蛋干的”

  一时间脑海里全是愤怒的我把妈妈抱起来搂在怀里,直接放到一旁的沙发上,心里同时暗暗想着,别让我知道是哪个孙子干的,不然我打死他。

  心绪不宁的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耳畔传来一缕清香,“一个叫赵飞宇的小混蛋”,赵飞宇这王八蛋敢欺负我妈,赵飞宇,这他娘的不就是我嘛。

  回过神来的我瞧着倚在一旁气若幽兰华容婀娜妈妈,头皮顿时发麻,在挑眉一看啪嗒啪嗒开始撒银珠子的可不就是哭上了么。

  罪魁祸首的我由于起了色心把妈妈吓回卧室,在逃回卧室后不幸摔倒,没了,这就是事情起因。

  轻轻把妈妈的丝袜褪下来,再把裙子撩到腰上,然后妈妈白皙紧合的玉腿就暴露在我的眼前,不及我手掌大的小脚丫害羞的收缩在一块,大大小小的脚趾宛若天成,水水嫩嫩像极了剥了皮的白鸡蛋。

  往上依旧美不胜收,只是一侧微微发青透着血丝的肌肤让我紧皱眉头,都摔成这样了妈妈都不愿意给我说一声,然后硬生生强撑着上了一天班?

  即是心疼又是痛惜的我拿过卧室储备的卫生箱,脸色不渝的坐在妈妈身旁开始上药。

  “疼,宝贝小宇,疼”连叫两声疼的妈妈抿起的嘴角响起抽气声,“疼?为什么不早说?现在疼了?”

  我冷冷一笑毫不顾忌的开始消毒,上药,包扎,打结。然后,嘶,真他娘的疼啊。

  我咧着嘴慢慢歪过头,妈妈虎着脸气鼓鼓的嘟着可爱的腮帮子,表情说不出的讨人喜欢,可是细细的小手在我腰上还真是毫不留情呀。

  有时候欲望和愤怒会彻底让人迷失自我,所以接下来的事情我都不知道究竟干了什么。

  “混蛋小宇,你,你放开我”

  “啪”

  “你敢打妈妈,等你爸爸回来我一定让他教训你”

  “啪”

  “呜呜呜,坏蛋小宇长大了,不听妈妈话了,呜呜呜”

  “啪”

  ,

  我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我到底打了妈妈多少下,当我把哭累的妈妈轻轻放在被子上,翻过身褪下裤子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倒吸了一口冷气。

  老天爷呐,我究竟干了什么,原来浑圆紧致的臀儿不到一会功夫居然被我打成这样,白生生的屁屁一片通红,一个个硕大的巴掌印清晰可见,愤怒这只魔鬼差点烧尽我的理性,幸亏我没继续下死手。

  取了一块消过毒的白毛巾浸上热水慢慢盖在妈妈的小屁屁上,我抬手狠狠给了自己一耳光。

  这下该怎么办呢?为了妈妈趴的更舒服一些,我把妈妈下身的裤子全扒了只剩下一条薄薄的粉色小猪胖次,脱完的回过神来才硬生生吞了一口口水。

  我把妈妈裤子居然扒了,不过明显哭累了的妈妈似乎昏昏欲睡还在生我的气,于是趁着头脑发热我把内内一同褪了下来。

  给妈妈盖上薄被的我坐在床边,看着手里还带着女人体香的内裤,我颤抖着双手拿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死死的按在脸上,啊,好香啊,这是源自妈妈灵魂深处的味道。

  妈妈向来是每天都换内裤的,所以这条陪伴了妈妈一整天的胖次不但带着女儿家的体香还有微不可闻的汗味,期间夹杂着莫名的奶香像极了脱脂牛奶的味道。

  翻出内裤的里层果然不出所料,那个味道的确是妈妈流出的爱液,紧贴女人私处的地方一块不大的水渍熠熠发光,那就是妈妈阴道里分泌出来的射液,一共不足0.5毫升的神圣液体。

  我小心的一点一点用舌尖把内裤上的逼水舔的一干二净,没有为什么,我舔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整条内裤都被我的口水打湿,才依依不舍的叠起来。

  就在我转身的一刹那,明显身后的人儿不可查的动了动,果然妈妈在偷看,从刚才身后急促的呼吸声我就能判断出来,妈妈应该是醒着的。

  也就是说刚才的一切,

  猛然间从脚底到头顶直愣愣一股炙热,尔后沸腾了我整个血液,妈妈并没有反对我舔她的内裤,不管是什么原因妈妈终究是没反对。

  红着眼珠子的我犹如一只急需发泄的野兽,再次抄起刚才叠起的胖次,手忙脚乱的解开裤子露出早已发涨的鸡巴,胡乱的用胖次来回摩擦着。

  青红色的龟头不时急促的挤压在小小的内裤上,让我爽的爆炸,“妈妈,哦,好爽,啊啊,妈妈我要操你”“小逼,妈妈我要狠狠的操你,哦哦,操你小嫩逼,我要操烂你的逼”“我要舔妈妈你的每一寸皮肤,我要你的一切,喝你的逼水,喝你的尿,喝你的月经和白带”“妈妈,哦哦哦,啊,嘶,妈妈我要操死你啦,啊啊啊”

  终于在喉咙间的怒吼声中我云消雨歇,硬如铁棒的鸡巴青筋毕露,发紫的龟头就像一条发怒的海龙狠狠的喷射出一股接一股的精液,足足持续了一分钟多,甚至有不少还贱在妈妈背上,臀上,和床单上。

  挺着自然坚硬的鸡巴我破罐子破摔,径直把鸡巴顶在妈妈脸上用手用力的撸动几下,射出最后几滴残存的精液。

  啊,爽,瘫软在床上的我费力的吞咽了一声,今天作孽作大了吧。原来室内淡淡薰衣草的芳香早已被精液的浓重腥味所取代,看向床头被我扔下的布满浑浊白色液体的胖次,还有妈妈禁闭双眼的玉颜,我不屑的笑了两声。

  用力扯过妈妈身上的被子,轻轻翻过妈妈娇小玲珑的小身子,光溜溜的下半身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我面前。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