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的陌生人4    
红又一次紧张的抱起臂膀,仿佛生怕被我抢走。我再一次去挪开,可是红有些用力的反抗,片刻之后,红轻轻
地说:「把窗帘拉上吧」呵呵,有些着急了,竟然没有拉上窗帘。我马上拉好了窗帘,仍然从身后抱着红,轻声说
:「现在行了吗?」红没有说话,小心翼翼的移开了臂膀。我操!真是两个丰满的宝贝,虽然哺过乳,有些下垂了,
但是依旧十分的饱满,乳晕很大,黑黑的,两粒犹如新疆奶油葡萄般的乳头,昂首翘立,我性奋了。想象着它们曾
经是那么的多汁,那么的香甜。我坐到床前,面对着站立眼前的红,睁大眼睛,色色的看着。红羞涩的闭上双眼,
不敢再看。我张开嘴含住了一粒葡萄,如此贪婪的饥饿般的允吸起来。我的手也没停,揉捏着另一个山峰,手感真
好!我交替不停的允吸红的两个乳头,不一会儿,红有些动情了,呼吸渐渐的粗了起来。我把握住时机,轻轻褪下
了红的内裤,她感觉到了,又是「啊!」的一声轻轻的叫声。红的水草丰美的草地展现在眼前,浓密而且油黑,我
的欲望已经充满全身。我把红放倒在床上,可能是习惯吧,也可能是觉得不可能再逃避了,索性勇敢的面对吧。红
双腿微微张开,我立即就尽览无遗,肥美的阴唇湿漉漉的微张着。

呵呵,也许她早就不行了。我依旧做着前戏,嘴唇和手不停的在红的身上游走。很快,我的嘴唇已经来到了红
最隐秘的部位,稍稍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立即张口将她湿润的洞口全部含在了嘴里,舌头活跃的在里面跳动着。
红的身体抖动了一下,已经憋了许久的呻吟,畅快的发泄了出来。「啊!啊!啊!别!别!别这样!」红有些语无
伦次了,我知道她已经完全动情了。有几次,可能是她太兴奋了,竟然抬起了上身,双手插入我的头发,嘴里念叨
:「别!别!我受不了了!」,随即又无力的倒在了床上,大声的呻吟。突然,红攒足了力气,坐起了身体,不由
分说的移开我的脑袋,奋力扑向了我的阴茎,没有任何言语,张口就把我的阴茎全部纳入了嘴中。啊!真是好畅快
呀!红的口技绝对一流,看来是历经磨练。

红已经全然不顾了,有些大力的在我双腿间运动,发情的身体,不断的抖动,我也感到有些受不了了。我轻轻
的抬起了红的头,打断她的运动,在她湿漉漉并且张开的嘴唇上吻了一下。红明白了我的意图,顺从的躺下了身体,
将双腿抬起,慢慢的张开,红涨的洞口兴奋的张开了。红睁开了眼睛,含情默默地看着我那坚挺的阴茎,等待着它
的挺进。我没有急于进入,俯下身,轻声的对红说:「不戴套套,行吗?」,红瞬即绯红了脸颊,躲开了我的眼神,
没有回答,算是默许了。我接着又问道「射在里面行吗?」,红马上将脸转到一边,停了片刻,羞涩的轻声回答「
行!」我二话不说,奋然冲入,「啊!!!」红大叫了一声,抬起头两眼大睁,有些惊愕看着我,好像是在质疑我
对她身体的闯入,然而,紧接着就瘫倒在床上,任我攻城掠地了。她的体内是那么的湿润,那么的灼热。红把两个
小腿环抱在我背后的腰际,有些用力地往下压着,好像是想让我进得更深些。我用力的抽插,近乎于狂暴了。红喘
息着,呻吟着,努力承接我的撞击,双手握着床单,攥紧了拳头,丰满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随着我的抽插不停的上下
晃动。几分钟后,红费劲的稍稍抬起头,双目圆睁,用惊异的眼神看着我,大声叫道:「啊!我要不行了!」,我
立即感到一股灼热的液体在她体内喷涌而出。我从她体内缓慢拔出湿漉漉的阴茎,「啊!」红一声轻叫并急切的说
:「不要出来」。我喘着粗气,轻声说道:「再等会儿,一会儿就好!」我直起上身,用手反转红的身体,红立刻
就明白了,马上转身趴在了床上,翘起她那丰满的臀部,将阴部毫不遮掩的举到了我的身前。红扭过头对我说:「
快!快点!」我不再言语,一只手扶着红丰满的臀部,攒足了全身力气,奋力向前一冲,将阴茎整个捅进红的身体
里,只见红高高的抬起头「噢!」的一声嚎叫,全身肌肉紧张,身体僵硬的停住。我也由于过于兴奋,停止了动作,
让阴茎充分享受一下闯入后的快感。良久,红的一只手向后摸到我的大腿,轻轻推了一下,侧过头,轻声说道:「
轻!轻点!我有点受不了!」呵呵,这就受不了了?好的还在后头呢。

没顾着多想,我双手撑在床上,将上身伏贴在红的背上,做起了最后的冲刺。十几次狂暴的抽插之后,在红一
次又一次的大喊声中,我将体内积蓄已久的精液全部注入了她的体内。我无力的瘫倒在红的身体上,我们都大口大
口的喘气,体会着刚才激烈的交媾。歇了好一会儿,我轻声在红的耳边问道:「舒服吗?」,红十分羞涩的娇嗔道
:「你真坏!不和你说!」,我呵呵的乐了,翻下身子,躺在红的身边,双臂搂着她,红依旧趴在那里。也就一会
儿工夫,红转过身体,侧身面向我,微笑着,将两个丰满的双乳靠向了我的头,大大的乳头贴近我的嘴边,我立刻
会意,张口含住最近的一个,像婴儿般大力的允吸起来,过了一会儿再换另一个,相互交替着允吸。红十分的享受,
没多久就轻声的哼了起来,我加大了允吸的力度,呵呵,是吃奶的力气吧?红竟然有些浪叫了,也许是她很喜欢男
人允吸他的乳房吧?。也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是红已经感到满足了,就用手托着乳房轻轻的将乳头从我的口中拔出,
自己用手使劲的揉了揉,对我说道:「你也累了,休息一会儿吧!」我冲她微微一笑,心想,真是个懂得体贴的好
女人呀。这时,才想起隔壁的妻子和军,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我们凝神倾听隔壁房间的动静。奇怪,什么声音也
没有,也许是墙体隔音的比较好,也许是都关着门,也听不出来他们那里怎么样了。真不禁念叨!没一会,就听见
隔壁房门打开了,有脚步声,接着是浴室的关门声。红用眼光示意我去看一下,我打开门,走到隔壁房间,房门开
着,屋里没人,床上一片狼藉,只听见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和俩人的嬉笑声,嘿!洗上鸳鸯浴了!真他妈的想不到呀,
原来在家里不爱言语,对外人也是不苟言笑的妻子竟然也能这样?我回屋对红说:「俩人一起洗澡去了,一会儿咱
们也一起去洗!」,红呵呵的笑了,乐出了声。

等妻子和军洗完了澡,我故意赶紧拉起红走出了房门,四人在客厅相遇,看到军和妻子用浴巾只围着下体。呵
呵,还围什么浴巾呀,装什么?谁还不知道谁呀!我和红都赤裸着。军仍然显得很兴奋,妻子一看见我,立刻含羞
带笑的低下了头,身边的红也是一样,低头悄悄的向我的身后躲闪,可能她们还不习惯如此赤裸的在外人面前和老
公相对吧。我和军相视一笑,挤了一下眼。我拉着红走进了浴室。我们痛痛快快的冲了个澡,当然,其间免不了又
快乐的满足了一下各自双手的欲望,红不再有丝毫的躲闪和抗拒。红很明白,刚才的十多分钟,她已经将自己完整
的身体全部交给了我,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秘密可言了。

洗浴完毕,走出浴室,发现军和妻子正躺在卧室里的大床上,盖着浴巾,正在那里聊天。一时不知到做什么好,
说什么好了。不管怎么说,还是过去问问吧,我和红走过去,一起坐在了床边。看着此刻的妻子,一种说不出的感
觉涌上心头,竟张口说不出话来。想了一下,我冲着妻子很关切的问道:「你觉得怎么样?」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
我话语中的含义。妻子羞涩的低下头,轻声「嗯!」了一声。军也同样问了红一遍,红先是偷偷的在我背后拧了一
把,然后娇羞的说道:「他人挺好的!」。哈哈,我和军都长舒一口气,高兴的笑了起来,看来开端不错呀,我们
心里都盘算着,好戏还在后头呢。经过一场激情的肉体大战后,四个人感觉更加亲密了,可以说是无话不谈了。因
为军和红比我们大几岁,所以他们让我们以哥、嫂相称。我们一起又聊了几分钟,都感觉有些累了,商量着夫妻们
先各自回屋休息一会儿,睡个午觉。妻子起身下床,和我一起回到了另一间卧室,我连忙关上门,一起躺在床上。
迫不及待的问妻子:「哎!说说,说说,怎么样?」可是妻子只顾在那里笑,怎么也不肯说,半天了冒出一句:「
你什么不知道呀?还要问我?」,妈的,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我知道此刻妻子是不会说出什么详细的细节了,索性
也就不勉强了,只是随口说了一句:「你们那边怎么一点声音也没有呀?还以为你……!」没等我说完,妻子就咯
咯的笑了,说道:「我还是有点紧张,没敢出大声!倒是听见红在这边的叫喊声了,你把她干的不善吧?」我嘿嘿
的一笑,紧接着又问:「戴套套了吗?」,妻子有点惊异的看着我,说道:「带了呀,当然带了!怎么?你们没带?」
我微笑的点了点头。「你真行啊!够有魅力的呀!」,我有些满足的哈哈坏笑了起来。感觉真的有点困倦了,对妻
子说:「累了,睡会儿吧!」,说完,倒头便睡了。房间里,冷气开得很足,身体感觉十分的舒适,没一会儿便沉
沉的进入了梦乡。也不知睡了多久,从睡梦中醒来,感觉困意全消,身体也轻松了很多,抬手撩起窗帘,窗外艳阳
高照,寻思着也就睡了一个小时左右吧?本想叫醒妻子,转身一看,咦?妻子并没在身边,哪儿去了?是不是去卫
生间了?这么想着,感觉有些口渴难耐,随即下床开门,走到客厅中,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镇可乐,痛快地喝了几
口,感觉真是舒服之极。心里正美着,突然,从军大门紧闭的房间里传来隐隐的人声。再转眼一看,浴室的门是开
着的,好像里面并没有人呀。我连忙走到军的门口,附耳细听。里面分明是妻子兴奋的呻吟声,怎么回事?难道他
们……?,我轻轻的推开门,小心翼翼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呀,他
们竟然正在进行着3 人之欢。军躺在床上,妻子正坐在军的两腿之间,上下运动,两个丰满的乳房不停的随着身体
上下跃动,嘴里不时的发出舒服的呻吟。红侧躺在军的身边,双手托着自己两个已经十分肿胀的大乳房,揉捏着,
军正含着一个乳头用力的允吸着。我操!这么厉害?我感觉自己全身血往上涌,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这!这!这
怎么可能?脑子一片空白了。奇怪的是我好像并没有愤怒,反而被眼前的景象感染了,身体电击一般兴奋起来,阴
茎逐渐勃起、坚挺,我真想立即投身于他们之中。不经意间,妻子发现我愣愣的正站在门口,大叫一声:「啊!」
立即伏身趴在军的身上,紧张的喊道:「老公!别进来!」军和红也发现了我的存在。军笑着,眼光好像在示意让
我加入。红却慌忙跑过来,双手将我轻轻推出门外,掩上门,只露出个脑袋,急切的对我说:「好弟弟,你先歇会
儿,等军完了事,我们两个再好好陪你!」说完,立即关上了门,并且插上了门上的插销。

妈的!他们竟然背着我……,妻子什么时候去他们那里的?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商量的?心里
想着,实在有些愤愤不平。不过,现在说什么好像都没用,既然如此了,就随他去吧。转念一想,一会儿也能和她
们俩个……,感觉平衡了许多。回屋躺在了床上,闭目养神,这难道就是我们想要的吗?以后会怎么样?还能够坦
然相对吗?没有答案,也想不明白了。索性什么也别想了!没过多久,军就出来了,站在门口说道:「兄弟,赶紧
过去吧!」,我赶忙起身,套上沙滩裤,走到军的跟前,问道:「怎么样?」,军笑着说:「爽透了!快去!哎!
对了!悠着点儿,别太快了!」说完,转身向浴室走去。我赶紧冲进她们的房间,看见妻子和红正全身赤裸的爬在
床上说着什么。看到我进来,妻子咯咯笑了起来,红悄声对我说:「把门关上!」,我立即转身关上房门,插上了
插销。然后,兴奋的上了床。看到我还穿着裤子,妻子笑着说:「干嘛呀!还捂得挺严实!」我呵呵笑着,赶忙脱
了短裤。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你们不去洗一洗?」妻子又咯咯笑了,说:「嫂子没有和大哥做,只是动了动
嘴,下面的她想给你留着呢!我做的时候戴了套套,你不会嫌弃我吧?」,红赶紧打了妻子一拳,绯红了脸,嗔道
:「哎呀!你好淫荡呀!真够坏的!」我哈哈一笑,感觉阴茎已经愤怒的涨挺了。妻子用手握住我的阴茎套弄了两
下,说道:「还没动它,怎么就这样了?还是姐姐先来吧,他可是想你很久了!」红没说话,起身跨坐在我两腿之
间,探手握住我的阴茎,臀部轻轻的一抬,然后用力一坐,「嗞!」竟然顺畅的连根没入了,看来她早就准备好了。
看到红行动了起来,妻子也跨坐在我的胸前,将她的桃源洞口,送到了我的嘴边。

呵呵,曾经很多次这样给妻子口交,今天好像极其的刺激。我张口含住妻子的桃源,兴奋得给她口交起来。妈
的!这就是传说中的双飞吧?没过多会儿,她们俩人都兴奋的呻吟起来,听着真是刺激。呻吟声一个高,一个低,
一个紧,一个慢,像一种美妙的旋律,冲击着我的大脑。我感觉妻子已经完全激情燃烧了,她的洞口连续的有节奏
的收缩着,呻吟声越来越急促。一会儿,妻子有些忍不住了,转过头对红轻声说道:「让我来会儿吧」,红默契的
抬起身体,让出了位置,妻子翘起臀部,往后一退身,看都没看,十分准确的,一下将我的阴茎含入体内。「啊!」
妻子发出了舒服的叫声,然后利索的上下套弄起来。我看到机会,将红拉过来,让她跨骑在腰部,然后对她说:「
我好稀罕你的奶子,再给我吃一下吧!」红现在是满脸潮红,好像还没有完全从兴奋中醒来。她慢慢的抬起臀部,
伏下上身,双手托乳,将一粒大大的乳头送到我的嘴里,我立即贪婪的允吸,过一会儿,红再将乳头拔出,换了另
一个。很快,我就经受不了这种刺激了,感觉阴茎有些麻麻的,膨胀了。妻子立即感觉到我可能要射了,她马上起
身,将我的阴茎拔了出来,用手轻抚了几下。即将爆发的阴茎,立刻缓和了一些。聪明的妻子让我歇了一会,然后
用手拉了一下红的胯部,红立刻明白了妻子的意思,双腿往后一退,又一次将我的阴茎纳入了她的身体里,疯狂的
抽动了。我嘴里依旧含着红的乳头,承受着她强力的撞击。红真的有些疯狂了,用力的上下运动,疯狂的叫喊,我
感到实在受不了,也顾不上旁边的妻子了。几十下后,我一声大叫,用力的将一股热流深深的射入了红的身体里。
红瘫倒在我的身上,有些意犹未尽的哼哼着,我感到浑身没有了一点力气,只能大口的喘气!休息了一会儿后,我
们先后去冲了个澡。洗完澡,感到浑身轻松了许多,我们四人再次聚集到客厅里,沏上酽茶,一边舒缓一下身体,
一边轻松的聊了起来。现在,我们相互不再具有任何的秘密,说话也就很肆意,口无遮拦了。

我搂着红,军搂着妻子,都舒服的躺靠在沙发里。整个聊天的过程中,我们都不再遮掩各自的行为了,有时会
明目张胆的互相抚摸着对方。我甚至用手拉开红的睡衣,把她丰满的乳房暴露出来,在妻子和军的眼前,坦然的有
点炫耀的揉捏着。妻子和军面带微笑,相互热情的在我们对面抚摸着对方隐秘部位,算是一种小小的报复吧。我和
军都表示出了希望能够来个四人行的愿望。妻子和红仍旧红着脸低着头,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弄得我和军好是
心痒难耐。在我和军不懈的努力下,妻子和红终于首肯了,但条件是,如果觉得不适就马上分开,我和军都点头表
示同意。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时间很快到了晚上,我们没有去餐厅,而是拿出了事先带来的食物、酒水。我们
都准备了许多,十分地丰盛。我们四人,喝了一瓶红酒,饱餐了一顿,感觉体力恢复了许多。我们没有急于开始行
动,只是一边相拥着,一边品着酒,我们希望一切都是在有意无意中慢慢开始。时间慢慢地流过,当第二瓶红酒喝
完后,我们都感到有点轻飘飘的了,脸有些微热,心跳有些加快。我看到妻子和军在对面有些情不自禁地亲吻起来,
四只手在对方的身体上热情地抚摸着。我从背后搂抱着红,躺倒在他们对面的沙发上,双手在红的胸前缓慢地揉捏
着,我和红有些微醉地静静地注视着他们的举动。妻子靠在军的怀里,任由军在她的身体上抚弄。军在妻子的耳边
悄声说了几句,我没有听到他说的是什么,只见妻子坐起身,高高举起了双臂,军熟练而又缓慢地脱掉了妻子的睡
衣,接着又脱掉了内裤,妻子全身赤裸了,她松软无力地躺倒在军的怀里。军的嘴唇在妻子的耳边、脖颈、胸乳、
腰间、草地上游走着,吮吸着。妻子无力地喘着,轻声地哼着。我和红依旧躺靠在对面的沙发上,静静地看着。我
感到自己有些兴奋了,阴茎再一次从疲惫中灼热地挺立。我探手摸向红的内裤里,我操!里面竟然湿漉漉的了,我
感觉到此时红已经发情了,呼吸也急促起来。对面,妻子禁不住军的攻势,呻吟声逐渐加大,原本有些柔软下垂的
乳房,此刻也鼓胀挺立起来,草地间欲水横流,两腿不停地伸缩着。过了一会儿,妻子从军的怀里坐起身,脱掉了
军的沙滩裤,军也一丝不挂了,阴茎愤怒地站立着。妻子转过脸来,红红的脸微笑着,轻声对我们说:「我还是有
点儿不习惯,先各自夫妻自己做吧!」,然后示意让红过去。我和红立刻会意,一起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我迅速将
红的睡衣及内裤褪掉。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