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的陌生人3    
我知道从这一刻起,我们即将打开一扇对我们来说那么有诱惑力的大门,我们就要进入那扇门,探知门后的世
界;我们也将在那个世界里蜕变,蜕变成什么呢?我现在还不知道,也许是浴火方能重生吧。拨通了A 君的电话,
他们很快就接了,好像早就在等着了。「喂?是A 君吗?你好!」,「是我,你是秦俑吧?你们好!」我们互致问
候,「你们都在吗?」A 君首先问道,「我们都在!」我回答。突然之间,我一时语塞,虽然面对电脑我能潇洒的
对答,可此时对着电话听筒我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沉默了好一会儿,我感觉对方也在等着,具体是以一种什么样
的心情等待着,我说不清楚。「你们商量好了吗?」良久,A 君首先打破沉默,「嗯,商量好了!」我以肯定的口
吻回答,「那你先和我老婆聊聊吧!」我听到A 君把电话转给了他的妻子。此时的我立即觉得一股燥热从心里涌动,
逐渐向大脑扩散,脸也发烫了,原先想好的种种问题和说辞,全都忘得一干二净。我胡言乱语般的问了问一些毫不
相干的话题。妻子一直紧紧抱着我的胳膊,把头贴近我的耳朵,企图清楚地听清话机那头任何的声音。我真的是紧
张的不知道说什么好,问什么好了,感觉电话那头,A 君的妻子十分沉稳而又老练的聊着。妻子捅了捅我,示意她
要说两句,我随即说道:「让我老婆和你聊聊吧!」,「好呀!」对方沉稳的回答。我把电话交给了妻子,妻子接
过电话,兴奋的和对方攀谈起来。真没想到,一向对陌生人,少言寡语的她,竟然如此的善言。她和对方夫妻俩人
一刻不停的轮流交谈了半个多小时。其间,她把我们对此事的想法,我们的顾虑以及对性事的要求原原本本地说了
个遍,听得我都有些面红耳赤了。我愕然的看着她,她时不时的在说话的同时冲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感觉他们已
经聊得差不多的时候,我打断了他们的聊天。我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接过电话,慢慢说道:「你们感觉怎么样?」,
电话那头A 君有些高兴的说:「对你们感觉不错,你们什么时候有时间?来我们家坐坐,咱们见个面吧,如果双方
都没有什么反感的话,咱们玩玩?」「好啊!我们回去商量一下,毕竟我们还是第一次尝试,我们需要沟通!」我
十分诚恳的回答。「那好吧!等你们的回音了,再见!」「拜拜!

」第一次!我们平生第一次那令人激动而又慌张的通话就这样结束了。过后,感觉有些神秘而且温馨,略微带
着一点甜丝丝的味道,让人不免有些回味。打完电话,我们嬉笑着,回了家。安顿好儿子睡觉,洗漱完毕,我们也
匆匆的上了床。往常有些沉闷的睡前,如今活跃了许多。半靠在床上,我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感觉如何?」,
妻子只顾笑,没有回答,「到底如何?」我又问道。妻子还是笑着,过了有一会儿,妻子才问道:「你真想知道我
的想法?」,「废话,我当然想知道」,对于妻子不明不暗的表态,我显得有些毛毛躁躁。妻子微笑着说:「他们
俩人给我的感觉还行,不像是什么坏人!但是,要和他们一起玩,我感觉不行!」,「什么,什么?不行是什么意
思?你说说!」我此时感觉兜头一盆凉水把我身体上刚刚燃起的熊熊火焰,瞬间就给浇灭了。我脑袋有些懵了,一
片空白。我不知道说什么好,难道我几天来辛辛苦苦换来的成果,就这样被她轻松的一句话给瓦解了?难道刚刚就
要打开的希望的大门就要被如此迅速的关闭?不行!不行!我得要她说明白了,「他们不是挺好的吗?你说说,为
什么不行?」我清理了一下纷乱的思绪问道,「我也不知道,说不清楚,就是感觉不行,感觉你明白吗?那种感觉
没有!」妻子笑着,我又一次无话可说了,一种颓丧的情绪油然而生,我无力的躺在了床上,望着天花板,叹了口
气。妻子看到我有些黯然的样子,竟然嘿嘿的笑了。我斜着眼看着妻子那有点幸灾乐祸的笑容,有些愤愤然了。我
说道:「你不是在耍我呢吧?嘴上说行,其实心里并不愿意!」,妻子又笑了,显得有些开心,她说:「没有,没
有,真的没有!我就是感觉不行,你可以再找,兴许别人就行!真的,你再找找!」,我有些悻悻的看着她,心中
想道:再找?你说得容易,哪就那么好找呀!虽然心里有些不满,但是转念一想,毕竟这事需要俩人都要愿意才行,
不好强迫的。我们又聊了一会其它的琐碎事情,就纷纷进入了梦乡。第一次,让人如此向往的近距离接触就这样无
疾而终了,多少带着一些遗憾和失望成为了一种过去。我那曾经兴奋而且火热的心渐渐趋于平静,这算不算是一种
经历一种成熟呢?虽然,我们已经年近不惑,也经历了一些风雨,但是在这件事上我们还是像个蹒跚学步的婴儿,
一切仿佛才刚刚开始。一天一天周而复始,一切仿佛又回到了过去,平淡而无奇。唯一不同的是,我依然在网络中
搜寻着,等待着,期待着一种新奇而又充满激情的经历能够早日到来。在这些日子当中,我们的夫妻生活显得有些
改善,尤其是当我们俩人谈及对夫妻交换的想法和过程的时候,总是以一场激烈的床第大战作为结束。我们好像是
在慢慢积累着什么,当积累到一定能量的时候,一旦遇到适宜的环境,它就要像火山一样迸发出来,我已经明显地
感觉到我们已经跃跃欲试了。

自从和A 君夫妇的短暂而又新奇的接触后,我在网络上也显得沉稳了很多,偶尔A 君主动给我打电话联系,希
望能够进一步的发展,但我都婉言谢绝了,说实话,直到如今我还是不知道妻子那天为什么说「没有感觉」,每当
我问其此事,妻子总是笑笑,始终没有明确的答复。女人呀,就是这样,有时让人捉摸不透。后来,经过我的不懈
努力和认真的筛选,我们又先后认识了B 君和C 君夫妇,和他们并没有像和A 君那样,先视频然后通话。基本上是
聊得感觉差不多了,然后相约直接见面的,地点选在了茶馆一起喝茶。这两次的见面,同样是令人兴奋不已,而且
感觉有那么一点点的刺激。因为,见面之前谁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子,见面之后会谈论什么,会做出什么,一切
都是在没有任何准备的前提下进行的。B 君和C 君夫妇都相当不错,谈吐不俗,看得出都有良好的素质,B 君夫人
显得成熟妩媚,他们年龄比我们稍小一两岁,孩子也有四、五岁了。C 君夫人是属于端庄俏丽的,身高有1 米7 以
上,乍一看起来都和我差不多高了。C 君和我年龄相仿,但他的夫人却比较小,相差得有10岁吧。这两次的见面过
程都是在浪漫而温馨的气氛中进行的,男人们可以在毫无敌意的情况下,用热辣的目光贪婪的浏览着对方妻子的身
体,女人们也可以在没有任何约束的情况下,面含娇羞的偷眼观察对方的丈夫,往往四目相对即而又慌忙躲闪,令
人心痒难耐。虽然,嘴上是言左右而顾其他,但心灵上却是在激烈的碰撞。偶尔,利用起身去趟卫生间的机会,有
意无意的和他或她进行一些轻微的肢体摩擦,呵呵,实在是令人有些兴奋和愉悦。当男人们谈到一些关键而刺激的
话题时,女人们总是低下了头,躲闪着捕捉她们的另一个男人的眼神,面含羞涩的泛起阵阵红晕,有时,她们也会
参与进来,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但最后又是在对方丈夫的热辣眼神中,低眼微笑。这是怎样的一种经历呀,它是
那么的让人无法忘怀,现在想起来都还感觉身临其境,久久不愿脱身。然而,好事总是多磨,虽然我们和B 君、C
君夫妇有了更加近距离的交流,但是,总是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而没有继续前行。我清楚的记得,在那两次见
面后,我和妻子都进行了相当激烈的床第之欢,每次我们都是在无以复加的刺激和浓烈的高潮之后,疲惫的睡去,
并且在这过程之中,已经开始夹杂我们许多新奇的幻想和做法了,她不再是她,我也不再是我直到有一天,D 君夫
妇(下面简称:军和红)的出现,终于让我们在盲目的等待中否极泰来,终成正果。和军是通过QQ夫妻群相识的,
一开始我们是在一种平静而随意的状态下似有若无的瞎聊,我并没有太在意。通过聊天,我了解到对方夫妇比我们
大几岁,而且同我们一样,在这方面还没有成功的经验。他们也是在经历了漫长的婚姻生活后,感到精神上的疲惫
和麻木了,这一点我们感同身受。经过一个多月不温不火的聊天后,我们熟络很多,言语也有些随意了。在确认双
方都有了互相交往的诚意后,我们交换了双方的夫妻合影。通过照片我感到对方应该是一对有教养的温和的中年夫
妻,长相也比较大众化,符合我们的交友条件。不知道军看了我们的照片后,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总之,我们的
聊天开始变得热烈起来了。在交换了照片的第二天,军告诉我他把我们的照片给他的妻子看了,感觉比较满意。我
也告诉他,妻子看了他们的照片也同样是满意,当晚我们夫妻还把他们假想为相互的对手,大战了一回。我和军都
很高兴,话题渐渐多了,语言也有些肆无忌惮了,我们探讨了很多关于交换方面的想法和内容。经过一段时间的交
流,终于迎来了见面的那一天。那是一个仲夏的周末夜晚,空气潮湿而闷热,也许是心情有些紧张,感觉呼吸都很
急促了,我们都预感到这次将会有所结果了出发前,妻子精心打扮了一番,她选了一条白色的薄沙无袖的连衣长裙,
遮掩了一些自身身体的不足,年近不惑的她,看上去也有那么些窈窕了。特意还喷了点香水,更显得性感十分。我
们把孩子送到了父母家里,驱车来到了事先约定好的茶馆,军和红还没有到,我们就选了一个带空调的小单间,要
了一壶绿茶,边品茶边聊了起来。我和妻子不着边际的随意瞎聊,谁也没有提及即将到来的军和红。我能感觉到我
们此刻的心情是相当的紧张和期待,但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我的手心有些微微的冒汗了,虽然喝着茶,还是
觉得喉咙干涩并且灼热。闻着妻子身上散发的幽香,抬眼望之,满脸的羞涩和温情,我们会心的笑了。半个多小时
后,军和红翩翩而来,他们的个子都有些高,看得出他们也作了一番精心的修饰。军有1 米81,白色的体恤,熨烫
笔挺的深色西裤,显得十分的绅士。红有1 米68,同样穿了一身无袖的连衣长裙,紫色的,很符合她的气质,感觉
是那么的浓烈而不矫情。军很健壮,肚子有些微挺,四十出头的人了,能保持到这样,也算不易了,平时肯定经常
锻炼。红有三十七八岁,像大多数这个岁数的女人一样,有些丰满了,也许是隐藏的比较好,也许是由于个头较高
的原因,显得还很匀称。我利用十分短暂的几秒钟,重点的把红仔细的审视了一番,感觉还是相当满意的。丰满的
胸部被合体的衣物衬托得有些高耸,腹部微凸,展现出中年女性特有的风韵。露在外面的两支胳膊有些粗壮,但皮
肤白皙。面部经过了修饰,淡施粉黛,已经有些皱纹的皮肤在修饰后依然感觉光滑细腻。其他三人也肯定是利用握
手寒暄之机把各自心中的目标都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个遍。军和红首先对因交通堵塞而造成的迟到表示了歉意,我们
也当然表示了并不在意。寒暄之后,是短暂的沉默,可能是都比较紧张的缘故,谁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还是男士
们比较勇敢些,打破了沉默,随意说起了国内外的一些奇闻轶事,这是男人们的长项呀说了一会,感觉紧张的气氛
缓和了许多,不知为什么,妻子们一直都沉默不语,只是静静地听我们两个男人胡侃。我发现妻子两眼盯着茶杯,
红也是低着头。男人们发现了此时的境况,感觉有些沉闷。很快,话题转向了各自生活的一些琐事上来,妻子们有
些活跃了,都抬起了头,逐渐参与进来。我呢,也两眼肆无忌惮的有些贪婪的看着红了。一开始,红还不敢看我,
随着聊天话题的活跃,她也时不时的用眼光瞟向了我,但是,一遇到我的目光时,马上就躲闪开来。我喝着茶始终
保持着微笑,偶尔偷眼看看妻子和军,发现他们也是一样,目光在紧张而又慌乱的交错着。以我前两次的经验来看,
感觉心里有了底。随着了解的进一步加深,聊天的气氛更加的热烈,紧张的情绪一扫而空。我和军也放胆用热烈的
眼神在对方妻子的身上流转起来,妻子们不再慌张的躲闪丈夫们的目光,有些勇敢的和对方用目光交流起来。但是,
一旦发现对方丈夫的目光贪婪的停留在某些敏感的部位时,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些的红晕,身体做了一些调整。红有
时会把胳膊有意无意的抱在胸前,可能是想轻微的阻挡一下我对她那两个有些高耸的胸部浓烈的期盼,妻子有时也
是扭捏辗转的将身体靠向我,似乎是在真假难辨的躲避什么。

呵呵,她们也许应该明白,两个有着丰富生活经验的丈夫早就利用自己锐利的眼光把她们的衣服剥了个精光,
将她们的身体看了透,所有虚张声势的假招子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随着时间的推移,聊天的气氛越来越轻松,越
来越热烈。丈夫们都显得有些兴奋了,口若悬河的高谈阔论;妻子们也不再扭捏作态,神情和动作大方、自然了许
多,间或也会大胆的展示一下。有几次红会挺直上身,胳膊也不再抱在胸前,在我灼热的目光前,仿佛是故意似的
给我展现一下她胸前两个肉肉的宝贝,看得我有些想入非非了,一个劲儿直咽唾沫。妻子也会时常调整一下体态,
举手投足间有意的让军饱览一下她的春色,这时我发现军的眼神有些直呆呆的了。不知什么时候,话题流转,一下
就转到了我们都有些期待又都不好意思提及的内容上来。经过前面的热身,我和军都显得有些勇敢的多了,我们以
相当坦诚的态度互相讲述着各自的看法。在军发言的时候,我故意轻轻的捅了一下身边的妻子,妻子立刻就明白了
我的意图,满含娇羞的低下了头,用对方不易察觉的动作,点了点头,我知道妻子已经对军是满意了。得到妻子的
首肯后,我心里十分的高兴,满脸微笑的倾听军的谈论,再看看红,她正低头摆弄着自己手中的茶杯,一抹红霞不
经意间飘上了脸庞。军发表完他的见解后,表示了一下抱歉,起身去了卫生间。房间里只剩下我们夫妻和红,一时
间又陷入了沉默,谁也不知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应该说点什么。突然,妻子出乎我意料的对红轻声问道:「你对我老
公还满意吗?」霎那间,我的脑袋嗡的大了起来,只感觉浑身血往上涌,如此直白的问话,真不知道红会如何回答。
红看了我一眼,继而又低了下去,轻轻的说:「我觉得挺好的!」哈哈,简单的几个字令我从心底里往外的高兴,
一种兴奋的感觉瞬间贯穿了全身。我已经清楚的意识到在我们两对夫妻之间不再有任何的隔膜和障碍了,四个心灵
已经可以任意交流了。红回答完妻子的提问,已经羞涩不已,脸红红的像块红布。军回来后,没有察觉任何的异样,
依旧继续着谈话。我也故意起身,示意方便一下。我知道,我应该给他们夫妻一个机会,让他们能够和妻子单独交
流一下,我有意识的在外边多呆了一会儿。果然不出所料,屋里的气氛已经十分的火热,大家都像许久未见的老朋
友一样,显得十分的亲切。后面的聊天就发展到露骨而且直白了,嬉笑声充斥其间。我们互相又讲述了各自夫妻间
有趣的性事以及各自的习惯,说到精彩之处,四人一起哈哈大笑。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已近午夜时分,该说的已经
都说了,我们都带着满心的欢喜和满意相互道别,各自回家。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