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的陌生人2    
日下西头,我们起身回家,带着一种憧憬汇入到了车流人海之中。我们都期待着迎接生活中新的一页就此打开。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们一直默默无语。但是,我知道我们俩人现在都是心潮起伏,思绪万千,不知道前面等着我们
的将是一个怎样的景象。经过一天温泉里的放纵,我们又回到了那熟悉而又枯燥的现实生活中来,扮演着属于我们
各自的那份角色。到学校接上孩子,回到家中,例行公事一样吃完饭,看着儿子学习,安顿他睡觉,我们也回到温
暖而舒适的床上。倚在床头,我看着报纸,妻子看着书。往常我们会随便瞎聊几句琐事、见闻,然而今天却都沉默
无语了。我随意翻着当天的报纸,满篇的文字我却一个字也没看进去,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脑子里乱乱的,
没有一点头绪。最终,还是我打破了沉默,我转头对妻子问道:「你觉得行吗?」妻子好像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
或许她现在也和我一样,头脑纷乱,看书只是一个幌子而已。妻子放下手中的书,看了看我,又眨了眨眼睛,稍微
思索了一下答道:「我也不知道!」「那你想吗?」我接着问道,「嗯……,怎么说呢?有点想,但又害怕!」「
怕什么?」我问她,其实我心里又何尝不是有点担心呢?妻子想了想,这时我看到她不再像少女般柔嫩的脸庞上泛
起了些许淡淡的红晕,轻声地答道:「我也说不清楚!」是啊!「害怕」多么简单明了的两个字呀,然而此时此刻,
这两个字所包含的内容却又是那么的丰富,让人说不清、道不明,又仿佛像一个铅坠压在心头,感觉沉甸甸的。3
难道十年风雨同舟的经历,就这样会被欲望的战车轻易的碾碎吗?不知道!不知道!我实在是不知道!不过,有一
点我是清楚的,那就是在我们的心中有一扇大门,我们都想打开它,想看看门的后面是怎样的一个世界,期盼着门
后能够飘来一缕明媚的阳光驱散目前仿佛阴云笼罩的生活。沉思良久,我再次打破了沉默,「你觉得下一步咱们该
怎么做?」「你说呢?」妻子这次没有思考,直接说道。「要不咱们试试?」又一次沉默,稍许妻子说道:「先找
找看吧,你说呢?」「行!」当得到妻子的首肯后,我怀着激动而又兴奋的心情回答。我随手把报纸扔在了床边的
地上,坐了起来,问道:「咱们怎么找?你找还是我找?」妻子微微一笑,这是她今天晚上第一次路出笑容,面含
羞涩的娇嗔道:「这是你们男人的事,问我干吗?我不好意思做这事!」说完,放下手中的书,转身睡了。嘿!明
明是两个人的事,怎么就成了我一个人的事了?心里这么想,但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起身,关上
灯,在黑暗中,望着已经睡觉的妻子,我又笑了。虽然是笑,但同时一种复杂的心情也涌上了心头。管它呢,先睡
吧,不管怎么说,今天还是有了意外的收获。累了,真的累了!几次有如少年般的放纵,搞得我们筋疲力尽。带着
我们对明天即将展开新的一页的美好愿望,进入了梦乡,这一晚我们都睡得很沉,很香。第二天,如同往常一样,
急急忙忙赶到了单位。但是,心中感到了一丝的清新与舒畅。我迈着轻快的脚步,走进了办公室,随即就打开了电
脑。要在平时,我肯定是要先沏上一杯酽茶,打开报纸,磨蹭半天的。

上网,查询,我一连串熟练的操作。很快,我就搜索到一堆相关的信息,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容易。利用工作
的闲暇之余,我筛选了众多的相关信息。没费什么劲儿,就找到了我们同城的夫妻交友的QQ群。没想到啊,竟然有
这么多人都有如此的爱好?但是,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呢?看来还要经历一段细致的工作呀!不管它,既然走
上了这条路,就接着走吧!管它是好是坏呢,先试试再说。我立刻给群的管理发了信息,表明了我们是一对真诚的
夫妻,想尝试结交其他的夫妻朋友。一阵漫长的等待,很运气,管理给我回复了。我们聊了起来,对方在确认了我
的诚意后,要求我给他发一张我们夫妻的合影,我随即给他发了一张存在电脑里的我们的合影照片。很简单,他通
过了我的请求,并嘱咐了几句需要注意的问题。我这个兴奋呀,难以言表,但同时,我也感到了十分的紧张,毕竟
是人生的第一次呀。我感到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呼吸急促,满脸潮红,连端着茶杯的手都有些发抖了。然而,一
种巨大力量的推动以及自身欲望的驱使,使我忘却了其他的一切。群里的人还真不少,可是在线的不多。我急不可
待的查看每个朋友的资料,呵呵,写什么的都有,真是有意思。

我稍微定了定神,用飞快的速度给每一位在线或不在线的朋友发出了交友信息。我怀着十分期待的心情,等待
他们的回复!很快,就有了回音,我热烈的和他们聊了起来。至于聊的内容嘛,我想大家都是经历过了,无非是双
方的年龄、身高、长相什么的,当然,还说了各自对交换的想法。但是,聊了半天,我发现真诚的并且符合我们要
求的人好像并不多。其实,到目前为止,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样条件的人是符合我们的要求,我只是凭着一种直观的
感觉在和他们聊着,心情是十分的紧张,但是装的却是很随意的样子。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然而却没有什么结果,
让我这颗热烈而又积极的心感到怅然所失。此刻,有几个20来岁的毛头小伙不断给我发信息,并且让我给他们发照
片,这是哪儿跟哪儿呀?我有些愤懑了!这么小的年纪,毛长齐了吗?跑到这里来混,怎么可能是夫妻呢?后来才
知道,这些小孩是到这里找夫妻玩3P的,可是我们不想。我没有理他们,喝着茶,忙着手中的工作,同时也是在静
静的等待。大约一个小时过后,我听到电脑发出了「咚!咚!咚!」的仿佛是敲门的声音,我知道有人上线了。我
没有抬眼看,依旧忙着工作。突然,「滴!滴!滴!」桌上的电脑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声音,有人给我发信息了,我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电脑的屏幕,刚刚上线的朋友(以下我简称A 君)通过群里的私聊给我发了信息,我随即放下工
作,用鼠标一点,一行短字映入眼帘:「你是新来的吧?」我立即查看了他的资料,比我小2 岁,不错!直觉告诉
我,这个人合适。我马上回复:「嗯!今天刚来的」,接下来,我们攀谈了起来。一开始,重复着先前提到的内容,
聊着聊着,气氛活跃了起来,我们互相了解了对方的情况和想法,感到熟悉了很多,言语也放开了,甚至可以说是
直截了当,我知道了他们已经是很有经验了。「你有视频吗?」他突然问道,我说:「没有,我在单位,没有视频」,
「那你们有照片吗?」,又是要照片?我随即反问道:「你们有吗?」,「我们有视频,如果你给我们发照片,我
可以给你看我们的视频」。啊?!

好呀!好呀!我的大脑立即兴奋了,心情也紧张了起来。这是真的吗?难道说,昨天的许多幻想即将变成现实?
脑子在飞快的运转着,可是手却没有停,我在电脑中找到自认为是俩人拍的最好的合影给他发了过去。很快,对方
打开了视频,我看到了一个和我年龄相仿,显得很精干的男人,「看到了吗?」他问道,「看到了,看到了」我连
忙回答,感觉自己兴奋不已,甚至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想看看我妻子吗?」他问,「想啊!」我不假思索的
回答。呵呵,谁不想呢?聊了半天,不就是在等这个么。少顷,A 君的妻子做到了屏幕前,一个丰满的女人,我感
觉比我的妻子要丰满一些。我激动着睁大了眼睛,生怕漏了任何的点滴,我贪婪的,现在想来当时确实是贪婪的把
她看了一遍。妈的,这个视频窗口怎么这么小呀,谁发明的?就不能发明个大的窗口吗?我心中暗暗的骂道。视频
中的女人显得成熟而沉稳,「感觉还行吗?」,对方说话了,嘿嘿!这是平生第一次带着不可告人的明确目的审视
着对方。说心里话,我还是比较喜欢丰满一点的女人,视频中的她,确实也符合我的审美要求。我说:「行,挺不
错的!」。接着,我就和A 君的妻子聊了起来,聊的内容,我就保密了,实在不方便在这里叙述。大约一刻钟左右,
A 君回到了屏幕前,打断了我们的谈话,「我们你已经看到了」,A 君说道,「是,是」我连忙说道,A 君接着说
:「你们的照片我们也看到了,感觉也不错,你回家和太太商量一下吧,毕竟你们是新人的,你们自己先沟通好了,
明天再联系吧!」,「好,好!」我慌慌张张的回答,感觉还没有完全从刚才的兴奋中回过神来,意犹未尽!第一
次的聊天就这样结束了。下了班,我飞快的开着车,在下班拥堵的交通中窜着,全没了过去对交通拥堵的满腹牢骚,
只想着快点到家。)回到家中,妻子已经接完孩子回来了,看到我有点汗颜的脸庞,稍稍有些吃惊。怎么出汗了呢?
不像我的风格呀!妻子好像明白了点什么,对我使了个眼神,我立刻明白了。妻子什么也没问,我们如往常一样,
按部就班的忙完了一切。上到床上,我一五一十的把今天的过程给她描述了一下,妻子认真地听着,时不时的脸上
泛起了似曾相识的红晕。在我说到我的一些坏坏的想法时,妻子红着脸,低下了头,不再看我。她羞涩了,这是多
么熟悉的神态,10年前我是多么的熟悉它呀,然而10年的光阴流转,让我对它又是那么的陌生了,我感到现在仿佛
又捡到了一件我曾经失落的东西。我有些激亢了,我瞪着眼睛,看着妻子,妻子依旧低着头,没有看我,我能感觉
到她的脸有些烫。片刻的沉默,我突然爆发了,两只手有些粗暴的绝对是熟练的扯掉了妻子的睡衣,妻子有点吃惊
的看着我「你要干吗?」还没等妻子话音完全出口,我已经把她剥得精光。干吗?这还要问吗?夫妻俩在床上能干
吗?我用力的把她翻过身,妻子背冲着我,趴在了床上。在我近似粗暴的动作中,她竟然能够飞快的调整了一下自
己的姿势,夫妻毕竟是夫妻呀,能够分秒不差的达到和谐统一。我举起已经坚挺的阴茎,对准她的隐秘洞口,嗞!
阴茎整个没入,「啊!!!」妻子大叫了一声,脑袋一沉,倒在了枕头上,不知道隔壁的儿子是否听到了。我操!
在没有前戏的情况下,妻子的阴道居然如此的润滑,让我没有料到。难道说,她刚才已经心猿意马了?我没顾着多
想,继续着我的动作。我双手伸到妻子的胸前,握住我曾经无数次握着过的乳房,大力的揉捏着。我伏在她的背上,
发泄似的在她体内抽插着,「啊!啊!啊!……」从我进入她的体内开始,妻子就没有停止过她的呻吟。一阵激烈
的短兵相接,在我们又一次的呼喊当中同时达到了我们已经久违了的高潮。稍事了休息,妻子无力的嗔道:「你今
天是怎么了?」怎么了?这还用问?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嘿嘿一笑,妻子看到我有些不怀好意的笑脸,用拳头轻
轻打了我一下,转身下床去了卫生间。我也下了床,蹑手蹑脚走到儿子房间的门口,轻轻推开门,看到儿子已经熟
睡的面孔,微微笑了笑,带上门回到了自己的床上。又是一个香沉沉的睡眠!,早上一觉醒来,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看到妻子有了些神采的面孔,我的心里也少了许多近年来的阴壑。从此后,我又多了一项主动加在自己身上的工作
——上网聊天。来到办公室,第一项工作不再是沏茶,而是打开电脑上网。如约,我又和A 君在QQ上相遇了,今天
的我们像老朋友一般互致问候,他问我昨天晚上商量的如何,我说OK了,他很高兴,我们相约晚上两对夫妻一起通
个电话。啊!心情真是舒畅,感觉工作也轻松了许多。下午,我端着茶杯,靠在办公室的窗户上,望着脚下川流不
息的车流和忙忙碌碌的人群,若有所思了。你说这人吧,怎么就这么奇怪呢?人有欲望,可是这欲望什么时候就是
个头呢?从来都是衣着整齐,人五人六的,内心深处怎么又是那么的光怪陆离,不可告人呢?等待我们的将是什么
呢?是激情?是刺激?还是满足?可是满足了之后呢?还会有什么?会不会有危险?会不会有染病?会不会妻离子
散……?不敢想,我不敢再往下想了。脚下的芸芸众生呀,你们是怎么想的?你们是怎么生活的?是不是也和我一
样,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一下班,我依旧匆匆忙忙赶回了家,我的心里有事。同样,也想赶紧把和A 君聊的结果告诉她,希望她也能接
受我所做的承诺。胡乱的吃了晚饭,利用在厨房洗碗的机会,我迅速而又简单的把白天上班时和A 君聊的结果告诉
了妻子,并告诉她,A 君夫妇想和我们一起通个电话……妻子一边洗着碗,一边听着我的叙述,最后自己低着头有
些嗤嗤的笑了。我此时已经明白了,不用等她回答了,我已经有了结果。干完家务,安排好孩子学习,我拉过妻子
的手,说道:「走,咱们溜会弯儿去吧!」,妻子什么话也没说,拿起放在茶几上我的手机,挽着我的胳膊出门了。
初夏,和煦的暖风夹杂着各种植物淡淡的清香吹拂着我们的面庞,是那么的温馨舒适。我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
相挽着手一起散步了,心中不免有些怅然。岁月的流逝,已经让我们感到了青春不再,过去一些点滴琐碎的记忆慢
慢在心中升腾。我们并没有立即给A 君夫妇打电话,先是一起挽着胳膊走在小区的道路上,认真而又坦诚地探讨着。
「你想好了吗?」妻子认真的问道,「想过了,但是要说是否就想好了,还不敢说,很想体验一下那种新奇而又刺
激的感觉。我们过去太多注意生活的实际内容,而轻视了精神上的感受了。像我们这样年纪的人,好像已经经历了
很多,但是从来都没重视过自己。」我也同样认真地答道。「那你准备好了吗?」妻子接着问到,我略加思索的回
答:「这两天我仔细想过了,如果双方都能够以诚相待的话,我想我还是能够接受的,我确实很想试试,你呢?你
怎么想?」,「我,我还说不好,试试我不反对,可是我怕到时我会不好意思的,怕你接受不了。」,我微笑着对
妻子说:「从心里上说,对于这件事本身我倒没有什么顾虑,都老夫老妻了还有什么接受不了的?只要你能够愿意,
我没什么问题。」妻子同样对我报以微笑,说道:「我也是想试试,但不知道结果会是怎么样」,我依旧保持着微
笑回答:「呵呵,别想那么多,就当是我们玩的一种激情游戏吧!」,妻子有些扭捏,抱紧我的胳膊轻声说:「我
就是不好意思么!和陌生的男人做那事,总不会无所顾忌吧?」。听她说完,我仰起了头,不知道为什么,露出了
一脸坏坏的满足的笑容……时间过的很快,转眼晚上八点多钟了,我说:「给他们打电话吧!」,「好吧」妻子很
干脆的回答,她拿出手机递给了我。我接过手机,心里莫名其妙的紧张起来,动作有些慌乱。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