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路上的第一次   性爱技巧 

搬家路上的第一次

那天早上,爸爸和叔叔便带着人开始往车上装东西,我的家当时虽然在农
村,但是也不是那么的贫穷,东西装了两辆解放车。妈妈把我抱到座位上,我说
什么也不愿意坐。因为货车的座位好小,里面也很暗。

  妈妈怕我坐在车厢里会不安全,坚决要我坐坐位。我正在和妈妈闹意见的时
候,婶婶来了。

  「我和小超一起坐吧,反正我也要到你们的新房子里帮你收拾一下的。」

  「好吧~~小超你要听话!」

  婶婶抱着我,坐在最后一辆车的车厢内,靠在几床被子上,很舒服。我们前
面是几个柜子,刚好挡住了我们。车开的时候很多人都出来送我们,都是喝过我
的尿的乡亲。我爷爷的几个结拜兄弟也来了,还拿了好多东西往车上塞。我坐在
婶婶的怀里向人群里望,终于在人群后面看见了东东。我向她挥手,她也向我挥
手。

  车终于开走了,我虽然不愿意离开村子,但是对大城市多少也有点向往。姑
姑大概这几天帮我家里收拾东西太累了,头靠在被子上睡了。

  我习惯的把手摸向婶婶的乳房,已经是秋天了,婶婶穿了一件羊毛外套,我
摸的很是不爽,于是我先开婶婶的外衣,把手伸了进去。

  我的手很凉,婶婶的胸很温暖。婶婶大概是感觉到了有点凉意,就睁开了眼
睛。看见我正在笨拙的掀开她的衣服,她笑了。她自己解开了外衣的扣子,露出
里面薄薄的内衣,我很容易的摸到了婶婶的乳头,手指开始不断的蹂躏婶婶的两
个乳房,一下捏,一下揉,一下压。

  「小超,在哪学的,这么会欺负人!」婶婶说。

  「是你教我的呀!」我狡辩道。

  我这样揉了一会,便用舌头去舔弄婶婶的乳头,婶婶的乳头离开变得硬了许
多,我用力的嘬弄,用嘴唇夹住婶婶的乳头,用力的拉扯,把乳头拉长了少许。

  我的手不断的揉弄另一乳房。

  婶婶的左手用力的按着我,右手摸向了自己的下体,我忽然想到自己曾经舔
了东东的阴部,不知道婶婶的是什么味道,我把头下移,用手轻轻拉下了婶婶的
裤子。那时候的农村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钱去做腰带,一般的裤子的裤腰都装的
是松紧带。所以我很容易就脱下了婶婶的裤子。

  婶婶好像感觉到了,又睁开眼睛,「小超,你要干什么?」

  「我想看看婶婶的下面。」我一边说一边把婶婶的裤子拉到了小腿边,开始
抚摩起婶婶的阴部来,婶婶没有来得及阻止就感到了快感,头靠在被子上开始享
受起来。

  我仔细的看,发现婶婶的下面比婶婶皮肤的颜色要深许多,不像东东的那么
白,我用手拉着婶婶的两片肉用力的扯了一下,问道:「婶婶,这是什么呀?」

  婶婶笑了:「小超,你还不知道吧,这个叫做阴唇,它就好像嘴唇一样。」

  「那里面的两个洞呢?」

  「下面大一点的是阴道,是生小孩子用的,上面那个小孔是用来尿尿的。」

  其实这东东已经告诉我了,只是具体做什么的不清楚,只知道用阴茎插起来
很舒服。

  「婶婶怎么不用鸡巴尿呢?」我疑惑的问到。

  「婶婶也有呀!!」婶婶一边说,一边用手翻开两片阴唇,我仔细一看,原
来在两片嫩肉之间稍微靠上面的地方有一小豆豆样的东西,红红的,很可爱。

  我一口就把那颗豆豆含在嘴里,婶婶身体又是一阵哆嗦,然后婶婶开始低声
的呻吟起来,好像很舒服的样子,我用嘴唇用力的夹,然后又用舌头在豆豆上来
回的转圈圈,婶婶身体开始上下的挺动,双手用力的按住我的头。

  我发现婶婶的阴道里流出水了,于是右手轻轻的在阴唇之间抚摩,鼻子则用
力的闻着婶婶阴部那又点臭,却又十分好闻的味道,然后我站了起来,褪下里裤
子,露出了八公分的阴茎。

  我的阴茎挺立着,尿眼张开着,两边的两颗胎记显得更加红亮。我说也没有
跟婶婶说,就将阴茎对准了婶婶的阴道,用力的插了进去。

  「啊~~~啊~~~」婶婶开始叫出声音来。好在我们在最后一辆车的车厢
上,两边又是柜子,车开动的时候声音很大,所以司机没有听见。

  婶婶手紧紧的扣着我的屁股,手指头在的屁眼周围来回的摸索,我的阴茎被
夹的好热,好痒,我用力的抽出,用力的插入,婶婶的阴道里的肉也是一下夹住
我的阴茎,一下又放开,我爽上了天。

  「小超……你……好厉害。……」婶婶已经说不出话了,婶婶的阴道感觉很
宽松,不像东东的那么的紧,所以我插了很长的时间还没有射出来。我把头埋紧
婶婶的乳房之间,爽手使劲的捏婶婶的乳头,婶婶也是用两条腿紧紧箍住我的后
背,手指扣着我的屁眼,还不时的用鼻子闻自己的手指,来闻我的味道。

  「婶婶……我要尿了。」我说道,这个时候婶婶的阴道开始有节奏的收缩,
突然婶婶的身体一挺,然后便放松的靠在被子上。我还在抽插着。

  「婶婶~~~~」我又叫了一声,婶婶赶紧用手扶着我的阴茎从阴道里拉出
来,然后趴在我的面前,用嘴唇含住我的龟头上下用力的套动。我再也控制不住
了,一下全都射进婶婶的嘴里。婶婶大口的喝着我的精液。然后又用舌头在我的
包皮和龟头之间来回的动着,搜寻残留的精液。

  「婶婶~~我也要尝尝我的尿的味道。」我要求道。

  「小笨蛋,这不是尿,这是精液,要用力套动你的鸡巴才有的东西。」婶婶
一边说,一边把我楼在怀里,将嘴唇印在我的嘴上,舌头同我的舌头交织在一起,
我舒服的用手玩弄婶婶的乳房,舌头品尝这婶婶微微带有咸味的香舌。

  谁也没有想道,我和婶婶的第一次居然是在搬家的路上。

  我们穿好衣服,躺在被子上感受刚才的欢娱带来的快感。

【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