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出轨   少妇小说 

网络出轨

艳芬和老公是大学同学,当年在大学校园里艳芬是知名的校花,谈过很多男朋友,美丽而又风骚。而艳芬的老公在大学时代虽然不算是最帅的,但追慕的女生也不少。大学毕业后两人很快结婚,她老公经常去国外做生意,半年不回家,对于不到三十多岁的艳芬来讲生活索然无味。孩子去了市里最好的住宿学校读书,自己干脆辞去了家里的保姆,不是为了省钱,反而这样显得更加清净。本来打算去国外陪着丈夫,无奈孩子每个周末都回家一趟,有些不舍的离开。

  刚入夏的傍晚还算凉爽,广场上早早聚集了很多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艳芬早早吃过晚饭到广场溜达了一圈,很懒散的回到家里,蜷卧在沙发上,电视画面在不停的转换,艳芬却连自己看的什么都不清楚。

  “滴……滴”有人给艳芬发了一条微信,艳芬看了一下手机,并没有在意。艳芬的头像是自己的写真照,年轻,时尚,而又风骚。

  “美女在干嘛?”微信又有陌生人发来信息,艳芬随手看了一下,是网名叫做饿狼的网友发来的。

  “看电视”

  “什么电视这么好,能吸引美女啊”

  “随便看的”

  “美女哪里人?”

  “春都县”艳芬反正也是没事,就你一句我一句的瞎聊着。

  “离得很近哦,我是市里的,美女什么工作?”

  “无业游民,你呢?”

  “还在读书,大四马上毕业,失恋了,想找美女倾诉……”

  “老套,除了失恋就不能找别的理由啊?”

  “看来你是高手啊,呵呵”

  “不和你聊了,洗澡去了”

  “我帮你洗吧?”

  “滚一边去!”艳芬发完最后一条信息将手机一扔,到浴室冲了了热水澡,准备休息了!冲完澡干脆没有再换内衣,直接上了床,反正家里就自己一个人。

  “美女洗澡这么久啊?……冷吗?……用不用我帮你按摩?……”艳芬躺在床上看见网名为饿狼的网友发来很多信息,无非是些假装嘘寒问暖的客套话,并带有调戏的词句。

  “谢谢了,不用”

  “美女终于回信息了,还以为你不理我了”说着发来一张男生的自拍照,年轻,阳光,帅气,健壮。

  “又在网上发别人照片是吧?”

  “哪能啊,我自己的,呵呵”

  “你就这小手段勾搭女生啊?我可比你大了一圈呢!”

  “胸部比我大一圈还是屁股啊?呵呵,真的是我自己的照片啊,不信再给你发张,你想看哪里?”说着又发了一张同样帅气的照片。

  艳芬仔细看了一下,的确很好看。“是年龄比你大一圈啊。我不信是你,发个不穿上衣的,手指要放嘴巴里哦!”

  “遵命,别吓着你啊美女”接着真的发来一张光着上身,手指放嘴巴里的一张照片。

  “这次信了吧美女?发张你照片看看哦”艳芬看了一下照片,的确是按照自己要求发来的,体格健壮,胸肌发达。

  “你学什么专业的?”艳芬好像对这个陌生的男子产生一丝莫名的好感。

  “练体育的,主修篮球,你还没发你的照片呢美女,快点发张看看”

  “哦,难怪看着挺壮的,我没有照片”

  “没有照片?不会吧,可以现在拍一张啊。”

  “不方便”

  “拍照片还有不方便的,难道你在浴室裸着啊?呵呵”

  “滚,就是不方便。”

  “美女害羞了吧,还是对自己没有自信啊,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谁说我没自信啊?怕你看了吓着你”

  “我不信,我可是体育专业的”说着,饿狼又发来一张裸着上身的照片。艳芬看了半天这张照片,用手摸了一下下面,竟然流出一些液体,浑身也觉得发热发烫,必定很久没有过男人的接触,对骨子里都风骚的艳芬来说欲望很容易就被点燃了。艳芬大胆的拍了一站躺在床上的照片发过去,虽然拍的角度不是很靠下,但也几乎可以看到一点胸沟。

  “哦,真的是美女啊,真漂亮!”

  “看到了吧,吓到了吧?”

  “的确是吓到了,这么漂亮的美女还是第一次遇到”

  接着饿狼连发了几张照片,都是光着身子,穿着短裤的那种,看得艳芬全身上下一阵阵发热,这男人真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尤其是那浑身上下的一快快肌肉,结实,又有光泽。看着看着艳芬不由自主用手抚摸起下面,已经湿润多时,淫液流出不少。

  艳芬索性用衣服遮住胸部,发了一张上身照过去。

  “啊,太美了,你这应该去参加选美才是,看的我都控制不了啦”

  “嗯?控制不了啦什么意思?”艳芬明知故问,谁让他把自己的欲火点燃呢!

  “控制不了想洗澡啊,身上热!你以为呢?”

  “哦,呵呵,我以为……”

  “家里热吗?看你衣服遮的那么严实,不过你胸部好像很大!”

  “不是好像很大,而且确实很大!……想干嘛……”艳芬突然没话可说了。

  “没什么,就是想看看,难得遇见你这样的美女”

  艳芬本来浑身早就痒了起来,经不住他这样一夸,几乎忘记了自我,手指渐渐插进了自己的淫洞。

  “想看吗?”

  “嗯嗯,当然想看”

  “那你要答应我看后要删除啊,否则我饶不了你”

  “一定,一定”

  艳芬将遮挡的衣服扔到一边,直接拍了光着上身的裸照发过去。胸部高耸,两个滚圆的乳房亭亭玉立,两个乳头红润饱满,让天下的男人垂涎三尺。这时饿狼更是大胆的发来一张全身照,虽然是穿了短裤,却可以隐约看到短裤下面高高鼓起的一团,将短裤撑的紧紧的。艳芬已经无法控制自己,整个手指全部插了进去,轻轻的抽插着,嘴里发出“嗯……嗯”的声音。

  “帅哥,让我看一下你那里”

  “哪里?美女想看哪里?”

  “你下面,脱了短裤那里”。艳芬已不顾羞耻,有被动变得开始主动,嘴里发出‘恩恩…’的呻吟声,手指不停的摩擦着下面的淫穴。

  “可以,不过想要看我下面有个条件,必须先让我看看你下面!”饿狼知道已经点燃了艳芬的性欲,开始故弄玄虚。艳芬早已欲火粉身,恨不得立刻找个男人干自己,哪还管得了那么多,直接拍了张满是阴毛的照片发了过去。

  “不行啊,看不到小逼”

  “你真坏”

  艳芬无奈,只好用左手剥开阴毛,拍了一张清楚可见淫穴的照片发过去。

  细长的手指粘着淫液的光泽在骚穴的旁边显得蠢蠢欲动,阴蒂在周围浓密逼毛的衬托下就像个羞涩的少女,恨不得赶快钻进逼里。淫水宛如清澈的溪流,顺着淫洞向外缓缓流淌。现在整个淫穴都拍的那么完整,清晰,只渴望能有个粗大的肉棒插入,充实。

  “哦,看到了,流了很多淫水啊,荡妇……”

  “快点帅哥,给我看看你的”

  “我的?我的什么?”

  “快点啊……你……你的鸡巴”

  “那给我说你叫什么名字再给你看”

  “喊我芬姐就行,快点吧,我都受不了了”

  “受不了了?哪里受不了?说清楚点骚货”

  “逼……我的逼……受不了了”

  接着饿狼就将自己的下体裸照发了过来。艳芬赶快打开照片,只见那鸡巴乌黑匀称,青筋暴起,龟头高高翘立,虽然不确定到底有多粗多长,但绝对不小于18厘米,幻想着被这样的鸡巴插入体内,艳芬的下面真是空虚难耐。

  “怎么样啊芬姐?大吗?”

  “嗯,大”

  “有你老公的大吗?”

  “比我老公的还大”

  “想不想这么大的鸡巴干你?”

  “想”

  “芬姐,你现在在干什么?”

  “插”

  “插什么?”

  “插逼!”

  “插逼?美女你好骚啊,用什么插的?”

  “用手”

  “痒吗?要不要我帮你?”

  “要,你快帮我吧,我都受不了啦”

  “那我们视频吧,这样即可以看见又能听到”

  “好!”接着艳芬便打开了视频,只见手机里饿狼那边正在用手紧紧握着自己的鸡巴上下套弄着,整只手握上去只占了鸡巴的一半,而且几乎不能将鸡巴握一圈!天呐,艳芬虽然和多个男人有过性生活,但从来未见过这么粗壮的鸡巴。

  随着手指的抽插,艳芬嘴里发出‘啊……啊’的呻吟。

  “芬姐,你叫的真骚”

  艳芬这才猛然想起正在和对方视频。

  “恩……我本来就骚……啊……”

  “哦,真想操你…啊……骚货……”

  “啊……啊……那你来啊……来操我啊……好痒啊……想让你干我…”

  “操,想让我干你哪里?啊……啊……”

  “干我下面……啊……干我的逼……哦……哦……”

  “用什么干?”

  “用……啊……鸡巴……啊……用你的大鸡吧……干我……”

  “芬姐……我太爱你了……你是不是很久没有被男人干过了…”

  “恩……恩……是啊……等着你呢……等着你用……大鸡吧干我呢……”

  “骚货,找个东西插进去啊……”

  “啊……啊……好的……你等一下……宝贝……”艳芬说着便从床上爬了起来,径直走到梳妆台前,打开抽屉,在抽屉深处掏出一个又粗又长的假鸡巴。

  “这个行吗帅哥?看看有没有你的大?”

  “芬姐你真厉害,这个是你老公不在家时自己偷着用的吧,快插逼里吧,看你骚的都不行了”

  “人家才不偷着用呢,这是以前和老公一起用的,老公知道我喜欢大的粗的,特意给我买的大号的,怎样?和你的比比”说着便将假鸡巴对着自己的淫穴口处摩擦起来。

  “贱货,当然没我的大,快插进去吧”

  “啊……啊……太痒了……想要……啊……啊…”艳芬说着已将整个鸡巴插进了自己淫水泛滥的小逼里面。

  “芬姐,我好想干你,快看我的鸡巴,好想插你里面,啊…啊…”饿狼还在不停的用手撸着鸡巴,一滴滴透明的液体从鸡巴里流出来。

  “啊……好啊……干我吧……我要吃……吃你……”

  “哦…芬姐…啊……啊…我快射了…啊……芬姐……”

  “射吧……快……啊……射我脸上……射我逼里……啊…我也快到了……啊……好爽啊……啊”

  艳芬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握着假鸡巴,躺在床上不停的抽插着、抽搐着,高潮让艳芬看起来是那么的漂亮,风骚,妩媚。

  “啊……啊……芬姐……啊……”手机里的饿狼将鸡巴快速的套弄着,一股股精液喷射而出。

  “你的鸡巴真大,吃起来肯定很棒”艳芬双眼死死盯着饿狼的鸡巴,口水都要流了出来。

  “有机会一定让你吃个够,看你那动人的骚样真想现在就干你”

  “以后啊,我的小穴为你留着,回头聊啊亲爱的,我得去洗澡了”

  “……”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期间艳芬与饿狼几乎无话不谈,天天视频,分享各自的性生活,性体验,和自己发生过性行为的事件情节,以及黄瓜,火腿,假鸡巴等各种物体插逼的照片,两人成了虚拟世界里的恩爱夫妻。

  “这周三我去找你吧”艳芬终于按捺不住自己了“你老公不是快回来了吗?”

  “就是他快回来了我才找你啊,等他回来就没有时间了”

  “好,就这周三,我请假,到时来了你电话CALL我”

  “恩恩”艳芬迫切需要这个男人的抚慰,主动要求与男人见面,以满足自己肉体的欲望。

  周三这天艳芬早早起床洗个澡,来不及收拾房间,便换上自己性感的连体裙,看上去是那么的端庄,谁能想到里面隐藏着一个多么风骚的肉体。从家里到市区也就不到两个小时的车程,但是对于艳芬来说是那么的遥远,在车上幻想着男人火热的躯体,感觉在车上坐个整整一个世纪。

  十点钟,艳芬下车直奔事前约定好的酒店,饿狼已在酒店的房间内淋浴后等了多时。

  “芬姐你来了”

  “恩”

  进入房间时两人显得都很约束,或者说是紧张吧,至少艳芬的脸颊透出一片红晕,偷偷瞄了几眼这个站在身边熟悉的陌生人,曾经幻想了多少次与自己欢欲的男人,比在视频上见到的更帅气,更阳光,更高大健壮。艳芬将随身的皮包放在桌子上,还没来得及打量房间,背后已被饿狼紧紧的抱住。

  “芬姐,想死你了”

  “恩,等一下”艳芬只觉得一个又硬又长的东西顶在自己的后腰部,一双大而有力的手握着自己的双乳。

  饿狼哪里管的了那么多,双手紧紧握住艳芬的双乳,舌头早已开始吸漱艳芬的耳根。

  “恩……恩……别……别急……啊……啊…”艳芬本来拿出手机要关机,哪知饿狼没有给他一点机会,只能将手机随手丢在了梳妆台上。

  “美女……芬姐……”说着,舔着,饿狼已将一只手伸进艳芬的连体裙,隔着内裤开始摩擦艳芬的淫穴。

  艳芬向背后伸手握住了饿狼的鸡巴,心里咚咚的跳个不停,感觉淫穴内的液体喷泉一样向外流淌……饿狼快速将艳芬抱到床上,从耳朵处舔到脸上,鼻子,眼睛,嘴巴,所有漏出皮肤的地方一点不放过。一直往下,亲着艳芬的粉红色乳头,大腿,来不及解开连体裙便将头部钻了进去亲吻艳芬的阴部。艳芬眯着眼睛,双手抱着饿狼的头,紧紧不放。饿狼扯开艳芬早已被淫液渗透的内裤,用舌头贪婪的舔着艳芬的淫穴。

  “啊……啊……老公……好爽啊……啊……”

  不知什么时候饿狼已经将身上的衣物脱的一干二净,艳芬的胸罩和内裤被他远远抛在了窗边,翻身将鸡巴压在了艳芬的脸上,自己则继续舔着艳芬流出的一股股淫液。艳芬面对梦寐以求的鸡巴不知是惊是喜,用舌头舔了一下龟头的液体,接着一下将整根鸡巴含在了嘴里。

  艳芬只觉得整个喉咙里都被鸡巴填充着,几乎无法喘气,阴部又是那么的兴奋,真希望鸡巴能快点插到自己的体内,永远不要拔出来。艳芬兴奋的快要疯了,翻身将饿狼压在屁股下面,双手扶着床头,两腿骑在饿狼的头两边,整个骚逼压住了饿狼的嘴部,扭着腰,将阴部在饿狼的嘴上来回摩擦。饿狼伸出舌头,双手将逼掰开,一边吸,一边舔,时不时还将手指头插进去,甚至连艳芬的屁眼也一起舔了。大约十分钟,艳芬哆嗦着身子躺下来,不知高潮了多少次,淫液流了饿狼一嘴。

  饿狼将枕头一个枕在艳芬的头下,一个垫在艳芬的屁股下面。这样艳芬的阴部高高凸在枕头的顶部,阴毛显得乌黑稠密。艳芬将双腿岔开,手指轻轻拨开阴毛,等待享受饿狼那粗长鸡巴的插入。饿狼双手抚摸着艳芬的乳房,将龟头顶住艳芬的小逼,来回摩擦。

  “啊……快……快……插进来……求求你……受不了了…”

  ‘哧…’只听见的一声,饿狼将整根鸡巴一插到底。

  “啊……”艳芬长长的喊了一声,哪曾想到那么大的鸡巴竟然能够整根插入,不仅没有感觉到疼痛,反而是感到一个火炬一样,燃烧了自己整个身躯。

  “怎么样?舒服吗?”饿狼将鸡巴全部拔出后又再次一插到底。

  “啊……舒…服……恩……恩……”艳芬眯着双眼,双手紧紧抱着饿狼的屁股。

  “哧…哧…”饿狼的鸡巴在艳芬的淫洞里来回抽插着,时快时慢,时深时浅,艳芬抬高臀部,配合着饿狼的抽插,双手在饿狼身上留下一道道血印。

  大概抽插了300多下,艳芬翻身再次将饿狼压在身下,同样的姿势,只是这次艳芬将逼对准的不是饿狼的嘴巴,而是对着那根足足有20里面长的大鸡巴。还没等饿狼伸手去扶那支擎天柱,艳芬已用逼对着鸡巴瞬间坐下,整根鸡巴一下全部插进了逼里。

  “啊……好大……好长……哦……哦……插到底了……啊……啊……”艳芬上下抬着屁股,低头看着鸡巴进进出出自己的淫穴,淫荡的乱叫着。

  足足插了200多下后,艳芬显得有些疲惫,用逼夹着鸡巴慢慢扶着饿狼站了起来。紧抱着饿狼挪到梳妆镜的旁边,一脚站立,一脚勾着饿狼的屁股,双手抱着饿狼的脖子一边亲一边操。艳芬转头看了一下镜子里的自己,乳房上下不停的跳动着,粗长的鸡巴在逼里插进拔出,每次都能带出很多淫液,每当鸡巴快要抽出逼时艳芬就感觉到里面是那么的空虚,赶快扭动腰部将逼紧追那根又粗又长的肉棒。

  “铃……铃……”艳芬的手机这时突然响起。只见手机屏幕上闪烁着艳芬老公的头像。艳芬一只手捡起手机,一只手轻轻推住饿狼胸部。

  “老婆在家干嘛呢?”

  “没事啊老公…正准备洗衣服呢…”

  “别忘记把床洗干净哦,还有半个月我就回家了”

  “知道…了…老…公……恩…恩……啊……”饿狼听到艳芬老公的电话声音,不顾艳芬手部用力的推脱,更加卖力的抽插起来。

  “老婆你怎么了?”

  “老…公……恩……恩……没…事……啊…”

  “老婆你到底怎么了,不会是在……”

  “啊……啊……老公没……事……啊……啊……”

  “你个骚货,不是在自慰吧?”

  “没啊……啊……老公……啊……不和你说了……啊…”

  “骚逼,你到底在干吗?难到在和别的男人做爱???!!!”

  “没有…啊……亲爱……的……啊……啊……”

  “啪…”饿狼听着艳芬和老公的对话,在艳芬屁股上狠狠的打了一下,接着将艳芬压倒在床上,背对着自己,将艳芬的屁股高高的抬起来,鸡巴对着淫洞又是一阵狂插。

  “啪…啪…啪…啪”电话那头清楚的听到艳芬这边做爱撞击的声音。

  “啊…啊……恩……恩……老公回…头再……啊……说吧……啊……”

  “艳芬,你个骚货是不是有别的男人再干你啊?快说!”

  艳芬知道自己已经逃不过老公的猜测,又在性头上的她已失去了知觉,只知道后面有个又粗又大的鸡巴在自己的骚逼里用力抽插着。

  “啊…啊……老公……啊……对不起……啊……啊”

  “你这荡妇,就不能等我回去吗?你是不是经常找别的男人干你啊?他是谁?”

  “没……没有啊……恩…恩……老公……啊…啊…就这…一次…啊…啊……对不…起……啊……啊…老公…啊…啊…我…在网上认识啊……的帅哥……啊…”

  “啪…啪…啪…啪”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只听到做爱时屁股和鸡巴的撞击声。

  “……老婆,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是我没有陪着你,让你受煎熬了”

  “啊……啊……老公……老公……啊……”艳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这是自己老公说出的话。

  “老公对不起你,只知道挣钱,忽略了你的感受,你好好享受吧,老公不怪你,只要你开心就好”

  “老公……啊……啊……谢谢你……是…我不好…啊…对不起你……”

  “老婆,你能开开视频吗?他鸡巴大吗?你喜欢吗?我想看看你!”

  “啊???……大……特别大……我喜欢……”艳芬犹豫了一下,可刚听到老公那么的体谅自己,也不知是对是错,只是不由自主的将电话挂断,打开了与丈夫的视频。伸手将手机立在旁边的床头柜上。视频里的老公并没有十分生气,只是默默的抽着烟,看着自己的老婆被别人疯狂操着。

  “老婆,我不在家你经常找男人干你吗?”老公不知问什么好。

  “不是……没有啊……啊……是……是……我经常找男人操我……我经常吃…男人的鸡吧…啊…”艳芬已经语无伦次了。

  老公也不再想多问什么,只是瞪眼看着别的男人的大鸡巴在老婆体内进进出出。

  “芬姐……我爱死你了……爽不爽……大声叫啊……”饿狼的鸡巴每次都整根拔出后又快速插进去。

  “啊……啊……爽……用力插我……用力操我……啊…啊……操我的的骚逼……啊……我是淫妇……我…是骚货……插深点……啊……啊……啊…”

  “骚货,你老公看着你呢,你不想你老公操你吗?”

  艳芬抬头看了一下视频里的老公,真不敢相信,老公一言不发,正在视频里用手套弄着自己的鸡巴。

  “啊…啊……不要……不要我老公操我…啊…啊……啊……我…要你啊…要你操……”

  “骚逼…啊啊……你真淫荡,老公都不要了,操死你,快说,我和你老公的鸡巴谁的大?”饿狼狠狠的将鸡巴插进艳芬的肉洞里,又整个拔了出来,淫液随着鸡巴的拔出顺着艳芬的腿部流了一床单。

  “啊……你的…你的鸡巴大……快插进来……啊…不要拔出去……你的比我老公的大……就喜欢你的鸡巴……啊……逼……逼…快痒死了…我的逼……啊…啊…我要天下的大鸡吧男人干我……”

  “好,芬姐,下次给你多找几个男人一起干你……可是你就一个逼啊……”

  “恩…恩……啊啊……用力啊……插深点……多找几个男人啊…啊……我要鸡巴大的……大鸡吧干我……啊……的……逼…里……啊啊……我嘴里也可以插一个……啊…啊…用力插进去……啊……屁眼里也可以插……我…逼里……啊……啊…我逼里可以插两个……大鸡吧……”

  “好…操死你…啊…我要天天操你,骚逼,天天舔你的骚逼…操你淫逼”

  “ 我喜欢……我喜欢你的……啊…啊我喜欢你的大鸡吧……插我逼里……我喜欢你给我…啊…啊…给我舔逼……用舌头舔我的逼……用嘴巴吸……啊……啊…吸我的骚逼……啊……用力插……插深点……再快点……对…对…啊…就这样……好痒啊……逼好痒啊……哦……哦……啊啊…啊…啊……”

  “啪…啪…啪…啪”鸡巴已在艳芬的逼里插了500多次,艳芬已经记不清楚自己来了多少次高潮,只觉得现在饿狼的鸡巴涨的越来越大。

  “啊……啊……芬姐……啊……我要射了……啊……骚逼……我要射了……芬姐…逼夹紧点……”

  “啊……好老公……射吧……啊……啊…射我逼里……全部射我逼里……啊……啊……插深点……射进去……”

  “哧……哧……哧……哧……”艳芬只觉得阴道里一股股的热流喷出,浑身哆嗦了几下,再次达到高潮。

  饿狼将鸡巴从艳芬的逼里拔出来,精液混杂着淫液一起流了出来,饿狼将手机对着艳芬的淫洞拍给艳芬的老公看,只见艳芬的老公手上也已经全是射的精液。艳芬脸色红润,伸出舌头,一口含住饿狼的鸡巴,将上面的精液舔的干干净净。

  “老婆,舒服吗?”艳芬的老公看着自己的妻子如此淫荡,不知该说什么好。

  “恩”艳芬好像是累了,说话显得有气无力的。

  “老婆要是喜欢以后自己可以找,找几个都行,你不是喜欢鸡巴大的吗?那下次就找个老外啊,只要老婆开心多少男人操你都行。”

  “谢谢你老公,还是你最疼我!等你回来了你帮我找几个啊,一起干我,把你欠我的都补回来”

  “好啊乖,等我回家了给你挑几个鸡巴大的,帅的,天天干你,天天满足你。”

  “老公我要你也在现场,要你看着,不让你操,只让你看,我还要你握着男人的鸡巴插我逼里,操逼的时候你要帮忙扶着鸡巴。我想逼里同时插几个鸡巴,嘴里也要,还有屁眼里,都插上大鸡吧,一起干我,操我,我还要他们射我逼里,射我嘴里,射我脸上……”

  “好的乖,都听你,我不操,只扶着他们的大鸡吧干你,全射给你”

  “……”

  “……”

  “啊…啊……老公…我还想要……还要大鸡吧……干我……插……我的逼,……啊……啊……痒……逼又…痒了……”

  艳芬说着,一只手摸着自己的骚逼,另一只手再次握住饿狼的鸡巴套弄起来。

  【完】
上一篇:母女齐操 下一篇:爱与恨好乱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