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 爱 早晚要分开   都市激情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性 爱 早晚要分开 近三年,我们做过很多次,在各个宾馆酒店,在我的车上,在秋日的原野。我们的关系也从网友变成了固定的炮友,近三年里,我们都没有跟对方之外的人做过,包括我的老婆。其间,她不想在家里住了,我为她租了房,有了固定的地方之后,做爱更加肆无忌惮,她很喜欢69,我舔舐着她的花瓣,直到花蕊中流出无数的蜜汁,她同时为我深喉,但总是在我将要喷发时吐出来,定定地看着一股股静夜喷在自己脸上、嘴角,然后用手指收集起来,含在嘴里却不咽下。她不接受爱抚菊花,从第一次直到最后一次,最多可以在她高潮前摸摸,绝不可以试图将手指插入,更别提用小弟弟了。每次都是69完了,开始做爱,每次做爱的时间都超过两小时,当然,包括前戏和事后的爱抚,还因为每次都不止一炮。期间,安全期都是内射,非安全期都是带套,倒是从来没有出现过险情。
  当我们确定炮友关系时,她说过绝不需要婚姻,只要我能在她需要的时候日死她(她的原话),但租房之后,她的心境逐渐发生了变化,有次高潮前,她问我:“我将来跟别人结婚了,你还会像现在这样日死我吗?”我从未在她面前说过假话,只好回答:“不能!”从那次起,我们做爱的频率有所下降,见面也逐渐少了。我知道,她随时会离我而去。

  去年3月的一天,很难得的,她问我有无时间,我感觉她是有话要说。

  见了面,坐在那张承载过我们无数次激烈战斗的床上,对视不语,我刚要张嘴,她伸手捂住我的嘴:“不要说话”。接着,开始撕扯我的衣服,扒光我以后,又用最快的时间扒光了自己。我呆坐,她推倒我,一口将我的小弟弟吞下,熟悉的生理反应导致瞬间涨硬,龟头已经抵达无数次抵达过的她的喉咙,我将她的身体转过,伸出舌头舔上了我曾经舔舐摩擦过几十万次的花瓣,略酸的花瓣跟我第一次扒开她双腿参观时相比,已经略有变黑,这是我近三年来无数次耕耘的成果,她自己讲,跟前三任男友做爱加起来不超过20次,所以,跟我的时候,花瓣还是粉红色,这个变色,是我要对她负的责任,也令我的性趣大大减弱,想推开她的头跟她好好说会话,但她固执的用嘴唇包覆着我的根部,舌头在棒身上来回搅动,同时做着吞咽动作,喉咙对龟头的刺激加大,我禁不住,只能轻轻咬住她的花瓣,把舌头伸进她的蜜道,鉴于这样的刺激,她的蜜道中流出更多的蜜汁,在这几年里,我都没有喝过蜜汁,主要是因为量太少,只够舔的,但这一次,差不多就是喷涌而出的量,足足喝到一大口!我的小弟弟在她嘴里一跳一挑 ,我知道快要射了,试图拔出来,她却还是死死不动,我只好说:“要射了,小心”她用鼻子哼出个隐约的“射吧”,精关失守,直接喷在了她的喉咙里,她艰难的咽着,双手死死搂住我的屁股,制止着我向后退缩的动作。直到十几股静夜喷射完毕,她才吐出我的小弟弟,擦了擦嘴边依稀可以看到的一两点精液,还是不说话,吻了上

  过去几年中,我们69 之后,从未在嘴上还带着对方精液淫水的时候接吻,那天的她,一反常态,我很诧异,但也只能配合,吻了许久,为了打破不说话的尴尬,我说了一句玩笑话:“你可是排卵期,万一我嘴上带着你的卵子,小心它们在你嘴里完成受精,然后在胃里形成胚胎!”她绷不住了,展颜大笑:“你懂不懂啊,胃里哪有着床的条件,就算完成受精,也会变成屎拉出去的”。但瞬间,她的笑容消失了,似乎用了很大勇气才说:“我们分手吧,我不能逼你娶我,我只要今天你最后日死我几次就好。”听到这句话,我也瞬间失落,是啊,我没法娶她,我们的爱,性的成分居多,由性而爱的,不止是她,我也越来越爱她,但终究,我们的爱是不容于世的。我就是个王八蛋,连分手都没有勇气,这时她又说:“我们继续下去,对任何人都没好处,这几年,我不后悔。”说完,按倒我,倒骑在我身上,再次吞下了我的小弟弟,我浑浑噩噩无以回应,正要舔向她的花瓣,小弟弟已经昂首挺胸了,她翻身下来躺下,双腿分开:“来吧,让我以后在被别人日的时候还能想着你!”我伸手到枕头下去套,她阻止,从枕下另一边取出一片毓婷:“今天我吃药”。毓婷这药,在此奉劝大家一句,尽量不要给自己的女伴常用,偶尔一两次还是可以的,我们近三年的做爱过程中,我从未敢大意在非安全期不戴套,就是怕毓婷对她的损伤太大。

  她一口将药吞下,张开嘴含混说道:“用你的口水帮我送下去!”我吻住她,她像疯了一样拼命的吮吸着我的口水,双腿紧夹这我坚挺起来一直没有丝毫疲软的小弟弟,咽下了药,她用手抓住我的小弟弟,送到她的穴口,自己身子向下一沉,吞没。带着愧疚,带着感动,我开始在她身上奋力驰骋,破纪录的,连射五次,最后一次,射精的动作依旧,但确实是没有什么东西射出来,就在第五次将要达到高潮之前,我在她耳边低吼:“说你恨我,不怕憋着不说,你应该恨我的”,听了这句话,她的粉拳在我背上无力的捶着,也将嘴凑到我耳边,说:“你日的我爽,已经不恨了,加油,日死我”就在这句话的同时,我再一次感觉到她要尿了,像要堵住一样,我停止了抽插,像要彻底钻进她身体里一样,将小弟弟全根尽入,停留在那温热的所在,尿液无法顺利排除,从我们结合的地方点点滴滴渗出来,渗到床单上,我们死死抱住对方,像生离死别一样舍不得松开。

  那天,我们做完之后,抱着很久,谁都没有说话,只是在我离开时,她说:“钥匙你带走当纪念,明天我就跟房东退房了,以后有缘遇到,也不要打招呼了,相忘于江湖吧

  字节数:9278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