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无德 我的第一次   都市激情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酒后无德 我的第一次 我父亲是部队的连长,在一次民兵训练中死了,那时我只有15岁,虽然我当时还很小,但还是看得出周围的人都在打我妈的主意,可是我妈却怎麽也不肯改嫁,硬是要一个人带大我。

  我记得我和我妈的第一次是发生在我读高中的时候,那时我差不多快满19岁了。那天是6月7日,是我妈的生日,我家来了很多的人,都是我妈生意上的朋友和我爸生前的部队的领导和战友。这天闹的很晚,我妈也喝了很多的酒,大概到了午夜12点大家才回去,我把妈扶进了卧室,跟着把桌子和房间收拾了一下就回房睡觉去了。

  到半夜的时候我突然想要上厕所(大概是饮料喝多了),可是我刚刚走出房门,发现浴室的灯亮着,我觉得很奇怪,就走过去。这时浴室的门忽然开了,我吓了一跳,慌忙躲到冰箱後面,这时我看见我妈从里面走了出来,我这才舒了口气。正准备走出去,忽然发现我妈的步伐有点奇怪,看起来好像不是很稳,我马上又缩了回来,一直等到我妈回房了我才出来,满脑子疑问的进了厕所。

  回到房後我就一直睡不着,刚才的情形一直在我脑子里闪烁着,我想该不会是妈妈刚才不小心摔了一下吧,想起刚才妈妈喝酒的情形,我更加肯定了,我马上起了床,朝妈妈的房间走了过去。

  妈妈房间的灯没关,门也是虚掩的,我悄悄的从门缝里朝里看,我看见我妈坐在床上,似乎正在拿什麽东西塞在小穴里,我的鸡巴一下子硬了起来,大脑也直发涨,我马上跑回了房间。

  我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大脑里一片空白,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我听见我妈在叫我:「小崆,刚才是你吗?」我不敢回答,马上用被子将头盖住,装做睡着了,「小崆?」妈妈走了进来,「你睡了吗?」妈妈走到我的床前,坐了下来,我脑袋直发麻,妈妈用手掀开了我的被子,我直发抖,这时我听见妈妈在笑,我感到很奇怪,便条件反射似的睁开眼看了我妈一下,这是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我的鸡巴还直挺挺的树在那,我的脸一下子红了,妈妈仍然在呵呵的笑:「刚才你都看见了吧?」我知道瞒不住了,就点了点头,妈妈突然躺在我旁边,用手梳了梳我的头发说:「你以前看过吗?」我连忙摇头:「没…没有。」

  妈妈又呵呵的笑了起来:「那你还想看吗?」

  我又搞不懂妈妈是什麽意思了,只有一声不吭的坐着,这时妈妈翻了一下身子,骑在了我的身上,我不敢擡头,妈妈往後移了移,把我的裤衩脱了下来,然後又用手抓住我的鸡巴,「如果你想看的话就自己动手脱了妈妈的衣服!」我发了疯似的撕扯着我妈的衣服,一瞬间我妈就赤裸裸的躺在了我的面前,我并不是第一次看见我妈的裸体,因为我从小就有和妈妈一起洗澡的习惯,而且我也有过好几次看见我爸妈做爱的经历,但这次不同,我觉得今天的妈妈似乎特别的漂亮。

  我欣赏着妈妈的每一个部位,妈妈高耸的乳房随着她的呼吸而起伏不定,还有她那毛浓浓的阴户,每一个部位都刺激着我。而妈妈这时却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但很快她就回过了神,用她那只剩下淫荡的目光看着我,嘴里不断的喘着粗气。我从前看过的A片镜头在我大脑里不断的闪烁着:我受不了了,今天晚上我一定要干死她的!!!

  我先稳定了自己情绪,然後趴在妈妈的身上,我感到妈妈的身体颤抖了,我和妈妈疯狂的吻着,还时不时的咬到对方的舌头。妈妈紧紧的抱着我,我用力的撮捏着妈妈的奶子,用指甲刮着她的乳头。

  突然妈妈把嘴移开了,再一次用手抓住我的鸡巴,「小崆…快插我…我求求你了…快点插妈妈…妈妈受不了了。」妈妈带着无比哀求的目光看着我,「妈妈要鸡巴…小崆插妈妈…」我的鸡巴已经涨的发疼了,我连忙把妈妈的手打开,把她的双腿搭在我的肩膀上,我用手往妈妈的阴户里插了一下,已经全湿了,这时我才发现妈妈屁股底下的毯子已经是湿漉漉的一片了,我来不及多想,拿起鸡巴对准妈妈的小穴一阵猛插,「插死你!插死你!插死你!插死你!」我一边挺着一边喊道。

  妈妈脸上充满了陶醉表情,她的奶子也被我干的晃个不停,「干我…干我…啊…小崆…鸡巴…干…啊…」由於我是第一次,所以几下猛烈的冲击之後,一阵超爽的快感冲上了我的脑门,「噗……」,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了妈妈小穴里。

  我趴在妈妈的身上,鸡巴仍然留在她的阴户里,我的手揉撮着妈妈的奶子,妈妈用手抱住了我,下身不停的向我耸着,看来妈妈还没有满足。我的性慾随着妈妈的挑逗,越发旺盛了,鸡巴又蹭的一下挺了起来,妈妈的大奶子再一次由於我的冲击而上下晃动了起来。

  我用手抓住妈妈的两个奶子用力的掐着,後面还不停的插着她,妈妈除了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咛声之外已经什麽也说不出来了。我为了能够在干我妈的同时更好的欣赏她,我在她的面前放下了一面镜子,这样,我就不但能够一边玩弄着她的奶子一边干她,还可以欣赏她那陶醉的表情。

  妈妈那略带痛苦的表情刺激着我的神经,又一阵快感袭来了,我连忙趴在妈妈的背上,一只手死死的抓住妈妈的奶子,再腾出一只手抓住妈妈的头发往後拉,妈妈也因为被我扯住了头发而不得不仰起头来,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痛苦了。

  「啊啊啊啊啊…干死我!干死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全身也颤抖了起来,我的鸡巴就在这时似乎被什麽刺激了一下,又一股浓浓的精液喷进了妈妈的子宫这一次妈妈似乎也很累了,趴在那一动不动的喘着粗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