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舅妈危险的性爱游戏   性爱技巧 

与舅妈危险的性爱游戏

每天一大早,从舅妈进屋叫我起床,这场性爱游戏便开始了。锁上门,我抱着舅妈滚上床单,分开那两条美腿,掏出大鸡巴就插,尽情的在里面射;吃完饭,瞅准机会,和舅妈溜进厕所来一炮;舅妈上楼收拾家务,我趁表姐不注意,偷偷跟上,再在卧室来上一发;甚至有时半夜,舅妈还会主动来到我房间,在半梦半醒间和我抵死缠绵。

  最危险的一次是在某一天半夜,我和舅妈很大胆的直接就在主卧门外大干特干,而舅舅正在里面睡觉,当我兴奋地射完之后,我和舅妈同时高潮,俩人就这么赤裸地抱着,竟然在门外睡着了。半夜,表姐起床上厕所,开门的声音将我俩惊醒,幸运的是,厕所是在反方向,迷迷糊糊的表姐至始至终也没往我们这边瞟一眼,我和舅妈躲过一劫。不过这次特殊经历反而更加刺激了我俩那颗不甘寂寞的心。

  不得不说,偷情真是一项刺激的性爱游戏,我和舅妈乐此不疲。

  为此,舅妈摒弃了穿长裤的习惯,每天在家都穿着宽松的深色长裙,里面的内裤也是越薄越细,就是为了方便我入侵。而我呢,干脆连内裤都不穿了,外面只套了条大裤衩,随时随地都可以将大鸡吧从裤腿处拉出来,对着舅妈的蜜屄狂插。

  每天我的工作就是插了射,射了插,而每天舅妈的大腿,内裤,长裙,处处都沾着我的精液,她也根本不做任何清理,每次我用完之后,她就直接拉过内裤紧盖住鲍鱼,所以基本每时每刻她内裤都是湿的,好在长裙是深色,完全看不出来,洗完澡就及时清洗掉,根本不可能有人发现。

  每天射这么多,正常男人肯定扛不住,而我却不同,一觉醒来就神采奕奕的。

  我猜,大概是年轻或者体质特殊的缘故吧。毕竟上帝是公平的,关上一道门,总还会留下一扇窗。我失去了阳光帅气的外表,却换回了一具异常强健的体魄,哈哈。

  舅妈每天都要炖各种补品,美名其曰是给表姐增胖,而实际上我知道她是担心我身体吃不消,变着方来补偿我呢。

  我吃了没事,倒是将表姐补得流鼻血,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各种营养品虽说是被我吃了,但最后,精华还是射回到舅妈体内,全被舅妈给吸收了。一、两周的滋润下来,舅妈整个人显得越加红润光泽,宛如年轻了十岁。

  在我那十几年的生命经历里,那时,我就觉得这简直是天堂一样的生活,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了。

  可惜好景不长,出门旅游的老爸老妈回来了,只一个电话,就让我马上回家去,而且我在舅妈家住了这么长时间,也找不到更合适的理由继续待下去。

  吃完晚饭,舅妈和表姐将我送到门口,我依依不舍的望着舅妈,突然拉起她的手道:「舅妈,送我回去吧,我有点怕!」趁灯光昏暗,在表姐余光的死角处,我轻捏着舅妈的小手,悄悄暗示。

  舅妈眼中开始闪现出异样的光彩,情动了,深吸口气,道:「也好,晚上不安全,舅妈就送送你。--我先拿点东西!」说完,舅妈转身回屋,而表姐则继续叮嘱我注意安全,虽然她平时常常剥削压榨我,不过到底是亲人,还是很关心我的。

  不过三五分钟,舅妈便再次走出来,变化不大,只是手上多了一个小挎包。

  「媛媛,一会儿爸爸回来了,你就说我送小波回家去了,晚点再回来!」舅妈拉着我出了门,还不忘提醒表姐一句。

  「知道了妈,你和表弟都注意点!」表姐挥手道别。

  转过几个街角,确信表姐完全看不见了,再看看周围,也没什么行人,我迫不及待抱住舅妈的肥臀,脑袋埋进她高耸的酥胸,隔着衣服又拱又蹭,撒娇道:

  「舅妈~ ,我不想回去!」

  舅妈叹了口气,道:「唉,我也舍不得,但是没办法啊。」「要不你跟我妈说说,说我再玩几天?」「唉,我提过了,但是你妈没同意。差不多一个月没见了,她肯定想你,况且听她说,再过两天就是你奶奶的生日,到时准备一家人都回乡下去。」听舅妈这么一说,我顿时没辙了。奶奶过大寿,我这个做孙子的肯定跑不掉,于情于理都得去。

  舅妈拍了拍我的脑袋,道:「走吧,时间不早了。--我们坐公交车吧。」我点头同意。

  当然是坐公交了,如果坐出租车,半小时就到家了,而且出租车空间太小,根本不方面行事,动作稍微大点就会被发现,所以我和舅妈都没坐出租车的打算。

  时间已经是8点了,天色渐晚,早过了下班高峰时期,所以这时坐公交车的人已经很少了,我和舅妈在站点等了小会,最后挑了一趟人少,线路又较偏的公交,这才匆匆上了车。

  整个车厢,只有3个乘客,而且全部都坐在公交车的前半段。

  借着车内的灯光,我仔细观察了下。一个学生模样的正抱着书包聚精会神地玩手机;一个女青年带着耳机听歌,原本正在看窗外景色,发觉有人上车后,随意瞟了一眼,目光又继续转回到窗外;还有一个四十来岁的秃顶中年男子正靠在座位上恹恹欲睡。

  我心中暗暗一喜,拉着舅妈,径直坐到了最后一排。刚坐定,不出半分钟,车内的明灯便息了,只剩下一处发黄的车顶灯还亮。整个车厢内,顿时陷入一片昏暗之中,窗外灯红酒绿,灯光时不时透入车中,阴影重重,反而显得更加不清晰。

  公交车不紧不慢的前进着,摇摇晃晃,空旷的车厢中回荡起「哐啷哐啷」的响声。我坐在最后一排的内座,舅妈则坐在外座。

  嗅着熟女的诱人香味,我慢慢将手伸进舅妈的长裙内,沿着那对光滑细嫩的大腿往上抚摸,竟然没遇到半点阻碍,径直触摸到那片毛茸茸的黑森林。

  真空!

  舅妈居然连内裤都脱了!

  完全是为了我!

  这一刻我感受到舅妈的爱意,激动得轻轻唤了一声:「舅妈~ !」拇指和食指很自然地揉捏起那微微突起阴核,中指和无名指则轻车熟路的探进蜜洞,一边感受洞里面的温度,一边灵活地活动起来。

  而舅妈手上也没闲着,左手探进我的大裤衩,一把抓住我那已经开始挺立的巨根,轻轻地有节奏的套弄起来。

  几分钟后,公车到站,上来一人,不过仍然是在车厢前面找了座坐下,自娱自乐起来。

  完全没人发现异常,而此刻舅妈的私处已经被我玩弄得糜烂成河,我的鸡巴也是急剧充血,高高的顶起裤衩,憋得难受。我索性将大鸡巴从裤衩中拉出,反正没人看见。大鸡巴终于呼吸上了新鲜空中,旗杆一般迎风招展。

  舒服多了!我望着舅妈那晶莹红润的小嘴,坏坏一笑,朝下体努努嘴,舅妈会意,颇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想到马上就要分别了,她也只能尽量满足我的各种无理要求。

  舅妈看了看前排,确认没人注意后,终于将小脑袋埋进我的胯下,一口含住龟头。

  勃起的龟头被湿热的物体所包围住,肿胀难耐的感觉顿时消散掉不少,舅妈的头缓缓摇动起来,一寸一寸往下移,越来越多的部分开始享受到快乐。

  我的鸡巴太长,舅妈根本无法一口完全包住,不得不将其吐出,又伸出翘舌,沿着青筋暴涨的鸡巴,绕着圈,一点一点往下舔、吻,滑过根部,甚至用手托起阴囊,舔舐起来。如此一来,我的整个巨根从上到下都沾满了舅妈那亮晶晶的香津。

  直到整个巨根都湿润过一遍,舌头才攀回到顶点,小嘴再次一口将鸡巴含住,脑袋拼命地上下摇动起来。

  我仿佛触电一般,太爽了!

  没想到舅妈的口技居然这样好!之前在家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迫不及待去舔她,而舅妈虽然偶尔也会为我口交,但是由于时间紧迫,我根本等不了,每次都急不可耐的掏出巨物直捣黄龙,一步到位,很少能静下心来体会这种别样的快感。

  望着舅妈的小脑袋在我的胯下起起伏伏,精心服务,还时不时地用手挽起耳边垂下的鬓发。鸡巴一会消失,一会露出,一会又消失,夹着的唾沫飞溅,很美妙的场面。

  舅妈用力的吸吮着,还不断的用舌尖挑弄着我的尿道,牙齿轻轻刮着鸡巴上的棱角,然后再把粗大的鸡巴尽力的含入口中,我甚至可以感觉到龟头塞在舅妈喉咙里那种窄紧的感觉。

  传说中的深喉!

  呃……!!

  在不断的挤压下,已经有不少精液由马眼渗出,整个鸡巴涨大了一圈,开始跳动起来,我感觉到快到极限了,不得不提醒舅妈赶快停下。时间不多,我可不想将如此关键的一发就这么射在舅妈的嘴里,毕竟每一滴精华都有它该去的地方。

  舅妈抬起头,眼角因为深喉的难受而渗出不少泪花,美眸水灵透彻,而且嘴角还挂着一丝晶莹,不知是唾液还是精液,整个人显得格外诱惑。

  「舅妈,好吃吗?」我不忘调侃一句。

  舅妈没回答,而是风情万种的白了我一眼,小手报复性地在红肿不堪的鸡巴上撸了两手,爽得我差点喷射而去,急忙告饶。

  美味当前,要是交代在这双小手里,那可真是要后悔死我了。

  车辆摇摇晃晃的前进,又过了几个站台,期间有乘客上下,不过整个车厢始终不超过5个人。

  我看时机成熟,拍拍舅妈美腿轻声道:「舅妈,给我!」舅妈明显也已经被我挑逗得快忍不住了,没多说话,瞅了前排一眼,再次弯下身,不过这一次她却是曲向过道那一侧。身子往下压,而美臀最大幅度地往上提,同时也尽量往我这边凑。

  舅妈歪着身子,在一只手扶着前座,另一手完全撑在了地上,就好像是在找东西一样,大半个屁股都朝我露了出来。而处于她身后的我,卷起长裙,已经能够完全看清楚那片肥硕肉屄的全貌,水漉漉的一片,随着呼吸一张一阖,时刻恭候着我的进入。

  我一只手掌住座位,固定平衡;另一手握着鸡巴,引导方向;侧起身子,提臀挺腰,对着那美味的蜜屄直刺而去。

  啊……!

  终于胀痛已久的鸡巴在爱液的润滑下,顺利的插入了舅妈的蜜洞,爽得我一哆嗦,只有在那层层软嫩的屄肉的包裹下,我心中的饥渴才能得到缓解。

  我慢慢腾出一只手搂住舅妈的细腰,就这么侧着车子抽插起来,不时有蜜汁洒落在座椅上,这算不算损害公物呢?

  而前排的乘客们根本不知道,就在他们的身后,一对欲火难耐而又大胆的男女正在车上公然地进行性交。

  车子走走停停,不时有一、两个乘客要从后门下车,每当这个时候,我和舅妈就迫不得已停下动作,老实坐着。待乘客下车后,舅妈再撅起屁股,我插入一顿猛干。

  这样,每次我干到高兴处时,总是被外界因素给打断,况且也没办法完全插入,感觉很不舒服,而且我老是这么侧着身子,还处于半悬空,长时间下来,不仅累得慌,而且大腿还被座椅给硌得很难受。

  而舅妈也好不到哪去,本来就被我肏得血气翻滚,加上一直低压着头,小脑袋更是充血得厉害,整张俏脸都烧得红通通的,美丽极了,不过她却没空去理会这个,重要的是小屄里面越干反而越痒,这种难受的感觉渐渐传遍全身。

  又一次被下车的人打断了,一切平静后,我坐在座位上正想开口,岂料舅妈喘着粗气,直接站起身,挪动到我面前,还未等我有所反应,一把抓住我的大鸡巴,洞口对着枪头,肥硕的大屁股飞速落下!

  「卜滋!」一声可以清晰耳闻的水花声响起。

  舅妈干脆直接,重重地坐到我的胯上,两条洁白的美腿分摊在我的大腿,爱液的润滑下,我俩的性器官完美的合二为一。

  包皮被屄肉飞速撸开,再一层一层快速插入小屄,红肿的龟头最后一头撞死在酥软的花心上,啊,太痛快了,爽得我差点当场射精。

  太舒服了,我太喜欢这种感觉了。但是如此一来,舅妈和我俩人坐在了一个座位上,任谁看见了,都会产生好奇心而多看两眼,甚至一些经验丰富的人完全可以由我俩的姿势,进而推断出我俩此刻正在干的事情。

  我担心的问一句:「舅妈?」

  舅妈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伸手在挎包中翻找,同时下体还不忘有节奏起伏,增加交合的快感。

  终于舅妈翻出了一副大蛤蟆镜,带上后大半个脸庞都被遮住,加上灯光昏暗,使人看不清面容,如果不是非常熟悉的人,根本不会认出。

  舅妈没有直接回答我,只是带着颤音说了一句:「时间…不多…了…」我终于想明白了,管他发不发现,反正没人认识,C市这么大,下车之后,谁还能找到我们。

  时间确实不多了,估摸着还有5,6个站就到家,我得抓紧最后的时间。

  去了心结,我双手伸进舅妈的衣服中,紧握住那对又大又圆的奶子,又捏又揉,将头埋进舅妈的后背里,固定好姿势,开搞!

  腰板疯狂地用力上顶,然后落下,然后继续顶。舅妈的身体起起落落,大鸡巴在小屄中抽进抽出,每次鸡巴要飞出蜜屄时,我及时抱住舅妈的蜂腰,使劲往下压,「噗」,「噗」,声声重响,龟头狠狠撞入小屄。

  我起伏的频率一直保持着与车子的颠簸频率相同,抽插的幅度相当之大,快感也是前所未有的激烈,况且我和舅妈现在还是在公共场和做爱,这完全就像是AV电影里的场景,却真实的发生在我们身上。

  实在太刺激了!

  舅妈已经被我干得闷哼起来,身体不自觉的摇摆,虽说车内颠簸的声响很大,但是谁也不敢保证不会有其他乘客发现。

  如此大幅度的抽插,不过二十来下,舅妈就已经泻了一地,浑身酥软。我继续咬牙坚持,抱着舅妈有条不紊地猛干,不过还是不到5分钟,那种急剧舒爽的刺激感便再也控制不住,头皮一麻,来了!!

  而舅妈虽然高潮一次,但是抽插之下,快感还是一浪高过一浪袭来,在我的膨胀最后时刻,她第二波高潮再次降临。

  我死命顶着花心,将舅妈的娇躯往下压,一声低吼,「咕~ 咕~ 咕」的声响在舅妈的小屄中突然响起,那是精液在极度狭窄的地方疯狂射出时,激打在屄壁上所产生的声音。

  太通畅了!

  我这一次足足在舅妈的小屄内抖了二十来次,将体内多余的精华一点不剩的射到她体内,灌得很满,整个鸡巴都浸泡在一种燥热的液体之中。

  温存片刻后,舅妈想要起身,但是由于粘稠的淫液将小屄内的空气挤出,里面气压减小,我差一点连鸡巴都无法从蜜屄中抽出。

  当龟头拔出的那一刻,『波』的一声轻响,大量滚烫的白色浑浊物争先恐后的涌出,洒满了座椅,这一次可是真的污染公物了。

  刚好到站!
【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