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妇和隐形人   都市激情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孕妇和隐形人

  今年34岁,目前还是单身汉。取得博士学位後,便投入生物科技相关研究工作。虽说在科学界年资不算太久,但提出的几篇论文、报告相继刊登在国际知名科学期刊上,让其他人不敢小觑。科学界将他视为新一世代的指标性人物;但礼国性情古怪,离群索居,不少认识他的人称之「疯狂的怪胎」。

  礼国虽是有名气的科学家,他仍住在出租公寓里。最近他发现自家对面搬来一名少妇,年纪在28岁上下,长得美貌动人。个子高挑,粗估170左右。比较特别的是,她挺着硕大浑圆的肚子,一看就知道是个孕妇。礼国初次望见她就怦然心动。孕妇他不是没看过,但这位却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孕妇:腹部呈现极完美而标准的圆弧曲线。此时正值盛夏,礼国常在楼梯间遇见她穿着薄薄的孕妇装上下楼梯。看着她不时用手拖着肚子艰难地和楼梯奋斗的样子,礼国简直被迷住了。

  自礼国知道对面住进这位邻居的那天起,他几乎夜不成寐。她的大肚子太迷人、太性感,礼国每天朝思暮想,全都是伊人倩影。可惜的是,美人虽近在咫尺,但他一直没机会好好认识她。她的诱惑实在太大,礼国也怕自己在她面前有失态、踰矩的举动。

  一个周日下午,礼国难得没事在家午睡,好梦正酣之时,「叮咚——」一声,门铃无情扰了他的清梦。礼国睡眼惺忪地开了门,顿时眼睛一亮,他心目中的女神,也就是对门的少妇,居然站在跟前。浑圆的性感大肚直对礼国。他脸上一阵面红耳赤,半晌说不出话。

  「你好,我是住你的邻居。」少妇说话了。「我姓郝。我家水龙头坏了,能否麻烦你去看一下?」她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抚着自己的肚子。礼国当下直盯着少妇,差一点就要扑身上去,抱住这诱人的庞然大物,哪还听清楚她说什麽。

  「啊…哦!可以!没有问题,我跟你去看…看。」礼国结巴地回答道。

  「谢谢你啊!真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她微笑说道。礼国这时才确实听清楚她的声音,真是温柔婉转。他幻想着她生孩子时的呻吟声,心想终於有和她搭上话的大好机会了。礼国跟随少妇进屋,偷偷地从旁看着她。Oh!My Goodness!真是太美了,薄薄的连身裙下,那巨大的肚皮还起伏着,他快受不了了!礼国死命压抑自己的慾火,跟着来到厨房。

  「就是这里,水龙头堵不住水,不断喷出来。哎!真麻烦啊!」说完,少妇皱了皱眉头。那模样真叫人怜爱啊!

  礼国心猿意马地修理水龙头,突然间,龙头一松动,水「唰啦——」猛然喷出,不偏不倚喷了少妇一身湿。礼国看见那湿透的薄衫紧贴着她的身体,透出底下鹅黄色的胸罩和内裤。刹时之间,硕大的腹部进一步突显在他面前,连肚脐都依稀可见,心里慾火又上升了。他暗暗发誓,为了她,就算一辈子做牛做马都愿意!

  礼国不知道後来是怎麽把水龙头修好的,反正水不再喷了。办完正事,少妇留礼国在客厅喝茶聊天,自己在旁作陪。当然,她已回房换上宽松的白色T恤和卡其色及膝短裤。

  「郝太太,你挺着这麽大的肚子,怎麽独自一人在家呀?你先生呢?」礼国好奇问道。

  「先生?…别提了,我们已经离婚了!」郝太太脸上浮起一丝忧郁。

  「什麽?天底下竟有这种男人?老婆都快生了,居然撒手走人?真是猪狗不如啊!」礼国暗暗欣喜,假情假意地为她打抱不平。出乎他意料的是,郝太太不但没在悲伤,反而笑问道:「傅先生,你怎知道我要生了?呵呵——」「你肚子都这麽大了,还不快生了?」

  「呵呵——不!不!你错了,我才怀孕6个多月呢!」郝太太略显得意地说道。

  「啊?你才怀孕6个月,莫非是…」礼国越想越惊喜…「告诉你,我肚子里可是怀了三个小宝宝哦!」说着说着,郝太太故意对礼国挺了挺她硕大的肚子,双手在肚皮上温柔抚摸,口中还发出轻柔的呻吟;「哦…嗯…」她腹中的胎儿像在踢打她似的,使她开始微微发疼。礼国看到这儿,下身早已膨胀到不行。他终於无法忍受,跪倒在女神面前,哀求道:「哎哟——我受不了了,我亲爱的女神啊!求求你,别再诱惑我!别再折磨我了!我快疯了!」郝太太愣了一下,接着飞霞扑面,羞赧说道:「我知道你要做啥。其实,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前夫的,我也想要男人。」说完,她掀起上衣,褪下短裤,轻轻扔在脚边。然後双肩微微一动,胸罩一溜烟滑下,最後又娇媚地抓住内裤裤腰,缓缓脱下。随着衣物落地,一位容貌美丽,皮肤洁白、晶莹、细腻、光滑的孕妇挺着硕大雪白的肚子,一丝不挂、赤身露体、含羞带笑地站礼国面前。

  礼国正要扑上去,却被郝太太高傲地拒绝了。「呵呵——」她得意地笑说道:「我就是想让你们男人为我饥渴,为我疯狂!我是不会让你碰我一根手指的,哈!」她手捧硕大的肚子,朝浴室走去。「我洗澡去了。你坐着休息一下吧!」礼国知道郝太太是故意的,故意用这种方式让自己看到她的真面目。他忍住高涨的慾望,站在浴室窗口,痴痴看着她:只见她巨大的雪白大肚展现出来,性感的肚脐在中央深深凹陷下去,整个肚皮随呼吸规律起伏…目睹此情此景的礼国,一大把鼻血喷了出来…想到她才怀着6个月的身孕,肚子就比人家怀胎十月的孕妇大上许多倍,那十个月又该是多大啊?…礼国正想入非非,郝太太光着身子走了出来,丰满的乳房用红色浴袍隐约地遮住,下身也如此掩饰着,可大肚子仍正对着他。她脸上无比得意嘲讽着礼国,他惊呆了,口水不知不觉流了下来。郝太太又捧着肚子朝礼国摆了几个性感pose。礼国又跪了下来,低头看着那双雪白、性感的玉足。

  「这双性感的脚,让我吻上一天一夜都不够!」礼国提出这请求时,郝太太再次冷冰冰地拒绝他,让他更难捱了。过了2个月,礼国始终碰不到她的一根指头。看着郝太太的肚子一天天胀大,已经怀胎八个月,腹部又比当初大上一倍!他内心饥渴与日俱增,却无法泄慾,他决定化被动为主动,不再受她牵制。

  一天傍晚,礼国暗中从实验室带回精心开发多日的药剂,这药剂有隐形的作用。目前动物实验一切良好,他很想亲身试试效果如何。回到家,脱光全身衣服,他深吸一口气,将药剂喝了下去。礼国觉得全身发热,胸口闷胀,持续大约两分钟之久。这时他看看镜子,发现完全不见自己的身影。他又拿起空瓶,空瓶的确拿在手中,但因为隐身之故,看上去彷佛瓶子在漂浮。

  「成功了!」礼国暗道。他准备就绪,看门外没有闲杂人经过,便到对面郝太太家门口,按下电铃。「叮咚——」「来了!来了!」里面声音由远而近,郝太太出来开了门,问道:「谁呀?」左右一看,楼梯间没有半个人。她暗想,不知是哪个没公德心的人在恶作剧,关上门进屋去了。殊不知其实门口有人─就是礼国,只不过他已经隐身,郝太太看不见他。而就在她关上门的同时,礼国趁机进到屋内。是时,郝太太正躺在沙发上看电影。她身上穿着一件淡橙色细肩带连身睡裙,裙摆不长,一躺下就会向上卷起,礼国看见底下穿着粉色蕾丝内裤。

  郝太太电影看得出神,双腿不自觉叉开,露出两腿之间的秘密禁地。礼国站在一旁看了良久,他缓缓伸出手指,轻轻覆上了三角地带,触感柔软而温热。他恣意抚摸着,指间又加了力道。

  此时,郝太太感受到刺激,双腿一夹,身手把裙摆往下拉好。礼国不着急,手转向浑圆的肚皮。他左右来回、绕圆抚摸着,最後滑到凹陷的肚脐处。郝太太感到一阵酥痒,用手抓了抓肚皮,又专心看着电视。

  礼国一笑,手往上游移到胸部。郝太太丰满的双乳,肌肤紧致有弹性。他慢慢感触每一寸肌肤,缓缓绕向乳晕画圆,乳头已然坚挺。他又伸出拇指和食指,轻轻抓捏着乳头。这动作再度刺激了她,她手往胸部一拂,还道是皮肤过敏发痒。

  此时,郝太太回头看看时间,已是晚上十点多。她感到有点疲累,便回房间睡了。礼国悄悄跟到闺房,看着已然熟睡的她,身体向右侧卧着,呈现圆润性感的线条,他忍不住想要侵犯她。礼国缓缓揭开被子,慢慢将郝太太转成仰躺姿势,撩起睡裙,小心翼翼把内裤由脚上脱下,略略分开双腿,神秘地带完整呈现在眼前。

  他的手伸向花蕊,逗弄着阴核,抚摩着阴唇。经过这一抚弄,下体开始濡湿。一看郝太太,双唇微张,嘴角带着浅浅微笑,彷佛在梦中享受着。礼国大胆地把手指塞入小穴,嗯!里头蜜液源源不绝泌出。他不断抽送手指,郝太太开始脸部潮红,双手抓紧床单,喉头发出了呻吟声。礼国动作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快。这时,她却从睡梦中醒来。

  原本她醒来时还迷迷糊糊的,但见到自己下身的模样,历时惊醒。礼国一看,立刻将她压回床上,并用手捂住嘴巴。郝太太只觉得身体被不知什麽力量死命压住,想张口呼救也不得法,於是开始扭动、挣扎。礼国早料到这一步。他拿出放在床边的胶带,将郝太太双手紧紧缠住。又把内裤塞进她口中,上面再黏一层胶带。现在,只听见郝太太喉头发出的「唔…唔…」声。

  礼国将郝太太双腿大剌剌地分开,对准穴口用力挺入。「唔…唔…唔…」她感到一阵刺痛,不停转动头部,做无谓的挣扎。礼国不理会,下身按照他的步调前後快速抽动着,手上则用力捏握着乳峰。

  「唔…唔…唔…」郝太太额头开始冒汗,眼泪簌簌掉了下来。她只知道自己被无情侵犯,但却完全不明白是怎麽发生的。更重要的,房间里除她之外,她看不到其他人存在。

  礼国看着郝太太惊慌、无助的神情,心下大乐,下身也越来越起劲。几分钟後,「唔…唔…唔…唔——」一声闷叫,礼国射了,将数个月来未能排遣的尽数泄出,他知道一切将不会留下痕迹。

  礼国慢慢地从郝太太身体脱离,看着床上披头散发、泪眼婆娑、完全无法抵抗的美人,模样真令人怜爱。他伸手轻轻捏了捏脸庞,又吻了一下前额,这才大摇大摆、心满意足地离开现场…

字数:3197字
【完】